综合

分身 肿胀 一揉 敌后|枕头改成炮架|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与小花

2019-12-18 17:40:13  本文已影响人 

 桃花村,因村中长满野桃树而得名。

十里八村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如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子。

罗浩是桃花村的孤儿,一岁便失去捡他回来的爷爷,是吃百家娘们的奶,睡百家女人的床长大的。

在村里乡亲们的帮衬下,罗浩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毕业,本以为这小子能有大出息给村里人争光,可没想到大学毕业后他居然回到了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村……

这可把父老乡亲愁坏了,不少人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八月的午后,空气闷的让人心烦,吃过午饭的罗浩拎着个鱼篓,打算去河里弄两条鱼送到秀秀家给她补补身子。

 分身 肿胀 一揉 敌后|枕头改成炮架|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与小花

前几天秀秀上山采野菜,正巧赶上雨天路滑把脚崴了,这可让罗浩担心了好几天,正好趁着今天地里没活,便下河抓鱼。

翠绿的芦苇荡,仿佛清纱般覆盖在河岸两边,微风吹过荡起层层波浪煞是好看。

罗浩四下打量了一圈,见周围没人,找了个处偏僻的地方,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扑通一下跳入河中。

河中鱼儿很多,尤其一些大鱼都躲在芦苇下面

罗浩在周围游了几圈,忽然见到几条小臂长的鲫鱼悄然从远处游来,正往前方芦苇荡奔去。他瞧准机会,一个猛子扎进河中,悄悄追了过去。

这清水河宽有五六十米,河岸两旁长满芦苇荡,不但是抓鱼的好地方,也成为村里女人和男人的天然浴场。

跟在两条鱼儿身后,罗浩瞧准机会,眼疾手快猛然出手,手刚抓住一条鱼的尾巴。

还没等握紧,身前忽然传来‘噗通’落水声,水花翻滚,惊得刚被抓住尾巴的鲫鱼滋溜一下跑了个没影。

突然的变故,惹得罗浩心里这个火大,本以为是谁家不懂事的孩子,又来河里玩闹。可当水清澈了些时,只前眼前一个白花花的身影正向他这头走来。

眼前的景象让罗浩一下愣了,苗条的身体,在河水的映衬下雪白雪白的。顺着盈盈一握的蛮腰往上看,那两团饱满,仿佛两只下水的兔子,一蹦一蹦的在他眼前跳动。

“怎么……会是个女人?!”

罗浩一愣,本想转身游走,可眼前这景色让他动作变的迟缓,以至于转身时一不小心左脚蹬到那个苗条的身影的小腿上。

“水底下是谁?给老娘滚出来!”水面上忽然传来一个泼辣的女声。

罗浩心里暗骂不妙,这要是被人看到,还不惹一身麻烦。转身正要游走,一条修长的手臂伸进来,碰巧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小兔崽子,偷看老娘还敢跑,给我出来。”

罗浩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

当看到对面那张秀美的脸蛋时,罗浩一下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同村的李香莲,她可是村里备受争议的俏寡妇

“香莲姐……怎么……是你?!”

罗浩吃惊的看向她,暗道不妙,打算转身开溜,却没想到再次被李香莲拉住。

“怎么,看完老娘的身子就想走?罗浩,你要敢走,信不信我喊非礼!”

“啥?”

罗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认真的李香莲,心里暗暗叫苦。

“香莲姐,你可别胡说,我哪里非礼你了?刚才是在抓鱼,误打误撞游到这,哪想到你突然跳下来,而且……而且还脱成这样,这……这跟我好像没关系。”罗浩感觉脸颊滚烫,将脸侧到一旁。

他知道李香莲是个嘴上功夫厉害的女人,好多占她便宜的男人,都被骂的狗血淋头。

李香莲嘴角动了动,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罗浩。没想到这小子身板不错,而且还很健壮,尤其是身上那几块腹肌,让李香莲嘴角翘了翘,情不自禁的往下看去。

透过清澈的河水,她一眼便看到,罗浩身体某个强大的东西,让她脸蛋‘唰’的一下红到脖子。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有资本,这东西要是……

李香莲心猿意马,眼睛盯着罗浩下身直发愣。

“香莲姐,我还有事先走了。”罗浩察觉到李香莲的目光,下意识的捂住下身,转身要走,却被李香莲一把拉住。

“罗浩,看完老娘的身体,就想走?你把我当什么了?老娘可是清白的女人,这要是被人知道你看了我,我以后可怎么嫁人?”

说着话,李香莲居然向他主动靠了过来。

这一举动让罗浩心里狂跳,说实话罗浩并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而是对眼前这女人本能的抵触。

“香莲姐,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刚才那些都是误会,再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只要你不说出去,没人会知道。”罗浩打心眼里不希望跟这女人在纠缠。

“呦呵!你说误会就误会,人家身体都被你看光了,那我这小女子岂不是亏大了。”李香莲抬起手轻轻的在罗浩胸前摸了下,眼神挑逗的看了看他,随即张开那樱桃小口故意向他吹了口气。

“香莲姐……你别这样!”罗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心扑通扑通,好像跳到了嗓子眼。

李香莲媚眼如丝,好看的樱桃小嘴微微翘起,白皙如藕般的手臂轻轻撩拨着水花,俨然一副少妇的诱人模样。

罗浩咽了口吐沫,感觉脸颊滚烫,眼前这诱惑的一幕,让他完全乱了。

“香莲姐,这可是……可是,大白天,你别胡闹。”罗浩又向后退了两步,低着头不敢在看她。

“诶呦,没想到,我们的大学生也有害羞的时候。”李香莲挑逗着,目光不经意的看向他的下身,当她注意到罗浩某个地方时,吃惊的捂住了樱桃小口。

“我的妈呀,这也……太吓人……”李香莲感觉俏脸发烫,眼睛如同被施了魔法,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挪都挪不开。

察觉李香莲灼热的目光,罗浩急忙捂住,有些无奈道:“香莲姐……这下你也看了我,算扯平了。”

李香莲脸板起,说:“扯平?你想得美,告诉你,姐这身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看想摸呢!今天被你小子看到是福气。怎么……你还觉得委屈了?”

望着眼前这个英俊的小鲜肉,李香莲春心萌动。

说实话丈夫死了那么久,她一直饱受煎熬,这么多年村里的男人都把她家门槛踏破了,可她一个都看不上。直到一年前罗浩回来,那英俊的脸蛋和健壮的身体,让李香莲压抑多年的心一下就燃了起来。

“罗浩,姐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你今天看姐的身体,姐清白可就没了,你得负责,不然这事没完!”李香莲装出不依不饶的样子。

罗浩深知李香莲在村里的名声,谁要是主动惹了她,那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看着渐渐贴上来李香莲,罗浩感觉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

“香莲姐,你说怎么办?”罗浩无奈的问。

李香莲眼睛一亮,心里偷乐,她要的就是罗浩这句话。

身子主动向罗浩靠了靠,故意贴得更近。罗浩知道在不避开,肯定要被这女人说偷看他,他仰起头将目光移开。

却不知道李香莲是故意的,她坏笑着主动靠在罗浩身上。

这下可把罗浩弄得尴尬不已,那种让人欲望上涌的感觉,实在太难熬。

“香莲姐,你再不说话,我可要走了。”罗浩强忍着刺激,恨不得现在浸入水中,让这水帮他冷静冷静。

李香莲笑了笑,突然伸手搂住了罗浩手臂,将胸前整个贴在他的身上,目光挑逗的看着罗浩,低声问:“罗浩,姐的身子好看吗?”

罗浩一愣,下意识瞥了一眼,当看到那雪山时,他感觉有一股热流从鼻子流了出来。

那种毫无征兆的感觉,让罗浩又羞又愧。

见到罗浩流出鼻血,李香莲捂着嘴居然咯咯笑了起来:“你个小色坯,明明有反应,还装正人君子。”

“我……”罗浩想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

“既然姐的身体这么吸引你,那你抱抱我怎么样?只要你抱了我,咱们今天这事就算完了。”李香莲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罗浩用手捂着鼻子,问:“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姐怎么能骗你。”李香莲一本正经道。

罗浩心里虽然不情愿,可为了不让这事情传出去,只好这么做。

“好!”罗浩答应道。

李香莲心里暗乐,只要让这小子抱住自己,就不怕他飞了。

望着李香莲的身体,罗浩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为了不再去想那些事,他强制自己闭上眼。

李香莲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正准备投入他的怀里。

岸上忽然传来几个老娘们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听声音距离这里已经很近。

罗浩急忙睁开眼睛,有些慌张的看向李香莲。

李香莲竖起手指做了个禁声的手指,随后指了指不远处一块密集芦苇荡。

两人都没有多说话,彼此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清水河两岸芦苇密集,有些地方水比较深,但却适合躲人,这样正好应了现在两人的处境。

“罗浩,我可不会游泳,你得抱着我过去。”李香莲凑过来小声说。

罗浩虽然心里不情愿,可眼下也没有办法。无奈的点点头,也不多想了,一把搂住李香莲的小蛮腰,小声提醒道:“憋住气,从水下游过去。”

李香莲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身体依靠在她身上,享受的表情就像久逢甘露的少妇。

“哗啦!”水面上溅起一层水花,两人没入河中消失不见。

此时,岸边几个女人走过来,看到岸上有其他女人的衣物,几个人喊了几声见没人,都齐刷刷的脱下衣服跳入河中。

几分钟后,在水域比较深的芦苇荡里,罗浩抱着李香莲从河里探出了头。

“这里应该没什么事了。”罗浩松了口气,脚下踩着石头,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李香莲。

感受着身边男人身上那雄壮的气息,李香莲春心有些荡漾,尤其依靠在宽阔的臂膀里,她感到整具身体都酥软了。

两人深处芦苇荡,静静听着远处传来女人嬉笑的声音,一动都不敢动。

眼下两人的情况,要是被人看见,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见身旁小男人,神色有些紧张,李香莲心思一转,眼里掠过一抹狡黠,心里暗道:“现在两人靠在一起,这正是个好机会。”

身处水中,头上烈日炎炎,身下却异常清爽,只是两人现在抱在一起,有些活动不开。

强忍着心里的激动,罗浩想要挪动下身体,结果微微一动,李香莲立马又把柔软的身子贴了上来。

说实话,别看李香莲三十二岁,但身材和皮肤保持的确跟二十多岁女人差不多,光滑的皮肤仿佛牛奶里泡过。

这微微一摩擦光滑的感觉,让罗浩的心肝儿都在颤。

李香莲见罗浩脸颊通红,身体也变得热起来,知道他肯定有反应。于是故意扭动了几下身体,原本侧身被抱住的她,此刻已经扭到了罗浩怀中,两人就这样近在咫尺的面对面贴在一起。

“香莲姐……你这……”罗浩强忍着冲动,尤其是被她柔滑的部位压着,柔软的感觉透过身体的清晰的传达到了他的大脑。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哪里受得了这个,他强忍着心里的冲动,尽量压抑着那股欲望,可身体还是老实得让他无地自容。

一声嘤咛,李香莲张着小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那双修长的手臂死死抱住罗浩,整个身体贴在他身上。

“好温暖。”李香莲动情的小声说。

罗浩只觉得浑身燥热,脸颊通红,望着眼前这具诱人的酮体,身体强烈的渴望一直在驱使他摸下去。

李香莲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芳心慌乱的跳动着,仿佛小鹿在乱撞。

她下意识的低头,偷偷瞄了一眼,当看到那让人吃惊的东西时,李香莲胸口起伏着,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跳出很多羞人的画面。

“没想到这小子,那东西这么强悍。”李香莲心里想着,伸出纤细的手,从罗浩胸前慢慢的往下滑动。

痒的感觉,让罗浩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来,望着眼前那两团……

岸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浩哥,你在哪?浩哥……”

听清是秀秀的声音,罗浩急忙推开李香莲,“香莲姐,对不起,我有事……”

也不管她是否会叫,转身跳入水中向对岸放衣服的地方游去。

已经春心荡漾的李香莲见罗浩突然跑掉,气的她狠狠跺脚,心里大骂着罗浩。“没良心,不是男人。”

到嘴的鸭子居然这么就飞走了,李香莲心里非常不甘。要知道她可是一直都幻想着能跟罗浩发生点什么。

可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居然错过了,她望着罗浩消失的身影,喃喃道:“想要跑出老娘的手掌心绝不可能,罗浩你等着瞧,早晚有一天你会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

 

清水河南岸,翠绿的芦苇荡仿佛盖在河边的清纱,微风吹过荡起层层涟漪。岸边一道婀娜的身影正左右顾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也不知道浩哥去哪了?”年轻女子嘀咕着,看着地上的衣服,心里急的不行。

 

突然,下方的芦苇荡剧烈的晃动了下,紧接着‘哗啦’一声,一个人影从芦苇荡里钻了出来。站在岸上的年轻女子,吓得叫了一声,捂着饱满的胸口吃惊的看着那个冒出的身影。

“浩哥……是你?!”女子瞪大了眼睛。

“不是我还能有谁。”罗浩从河里走上来。

看着身旁这个身材苗条,样貌美丽,如同一朵娇艳玫瑰的女子,心里不禁冒出了奇怪的想法,如果刚才在河中洗澡的不是李香莲是秀秀那该多好。

见罗浩发愣的看着自己,花秀秀俏脸一红,娇羞的低下头,确好死不死的看到罗浩两腿之间凸起的那块风景。

刚才下河抓鱼时,罗浩脱得只剩下一个平角内裤,此时被河水浸湿已经贴在身上,下身那雄伟自然显露无疑。

“浩哥……你……”花秀秀感觉脸蛋滚烫,急忙扭过头,芳心慌乱的跳着。

察觉到秀秀害羞的样子,罗浩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个平角内裤,他忙拿起衣服跑到树后面穿好。

“秀秀,你中午不在家休息,跑到清水河来找我,有啥事啊?”罗浩觉得奇怪,按理说这个点大家都在家里休息,下午才农忙下地干活。

想起找罗浩的目的,花秀秀急忙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说:“浩哥,我家北山试验田种的白菜打蔫了,我爹着急,说找你去看看。”

听说试种的试验田出了问题,罗浩二话没说拉着花秀秀提上鱼篓向北山而去。

正午的太阳异常炎热,烤的庄家垂下了头。北山下方,一片菜田里,一名头发花白满脸沧桑皱纹的老者,正唉声叹气的站在地头眺望着。

远远的老者看到一对年轻男女走来,他急的快步的迎了上去。

“浩子,你可来了!你让种的白菜,怎么前几天还长得好好的,转眼之间全都打蔫了。该不会是害你叔我吧,你可知道我们家今年的口粮可全指着这几亩地白菜了,要是这些白菜都毁了,让我和秀秀爷俩怎么活啊!”花家旺满脸愁容,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花叔,您先别急,我先去看看到底什么原因,咱们再说这事。”罗浩也很好奇,本来这块试验田是他从城里回来后,搞的第一个试验基地,前几天他还仔细检查了白菜的情况,怎么转眼才过两天就出了这样问题。

花秀秀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走过来拉住花家旺小声劝了几句,跟着罗浩向田里走去。

翠绿的白菜苗,本该是勃勃生机,挺立在田间。现在一眼望去,整块田间所有白菜苗都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蔫巴巴的倒在地上。

罗浩心里暗道不妙,在大学他学的就是农业,研究的就是有机和无机蔬菜培育。原本打算离开城里回村里带着村民们一起致富,可他的话根本没人相信,还遭到了不少人谩骂。好不容易说通了花家旺弄了这块试验田,确没成想现在出了这档子事。

“浩子,白菜苗到底怎么了?会不会全都的病死掉?”花家旺担心的问。

罗浩没有回答他,蹲下身子看着脚下一颗已经蔫倒在地上的白菜,原本勃勃生机的菜苗,现在已经蔫的失去了水分,眼看着在太阳的晒烤下即将死掉。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浩心里反问着。

按理说没有受到虫害,土地施肥正常,酸碱都达标的地质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为什么偏偏,菜叶上没有受虫害,也没有刻意去施肥喷药,白菜怎么就打蔫了?

这个问题一直在罗浩的脑海里盘旋,他站起身眺望远处,整整五亩地的白菜全都成了这样,那种失败感从心底忽然涌了上来。

难道自己的热情就这样被浇灭?罗浩轻叹了口气,从地上拔出一颗菜苗,准备回去化验下。

花家旺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心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可是他家的家底,当初答应罗浩完全是因为秀秀,如果不是秀秀求情,花家旺怎么会拿身家性命来做赌注。

“罗浩,你到底看出了什么问题,这菜到底还有没有救?”花家旺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表情异常严肃。

花秀秀看到老爹这个样子,知道他要发火,忙拉住老爹还没等开口劝,花家旺已经骂了起来:“罗浩,你个兔崽子,这片地的的菜要是保不住,休想娶我家秀秀。”

罗浩并没有搭理花家旺,他把菜苗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感觉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味道很刺鼻,似乎是某种酸性农药的味道。

“酸性农药?”罗浩忙转身看向花家旺,问:“花叔,你这两天给菜打过农药吗?”

花家旺憋了一肚子火,气囔囔道:“菜苗长的这么好,我脑子坏掉了吗?怎么可能打农药。”

“没打农药?”罗浩暗道不妙,没打农药,菜苗上怎么会有酸性农药的味道?

将手里的菜苗揣进都里,罗浩向前走了过去,见相邻花家旺家的菜地也种的白菜,而且生机勃勃,这让罗浩非常纳闷。

如果不是花家旺喷洒的农药,那肯定就是有人故意弄的。罗浩努力回想着村里跟花家有过节的,忽然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名字,那是村里一个二流子叫王三,是桃花村有名的混不吝,不但喜欢调戏寡妇,还总是有事没事来花家骚扰秀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荔枝紧不许流出来|杨幂真紧好爽全文阅读|被老板要求真空出门玩具
  • 下一篇:深入浅出by单三三腐书|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女生勿进进必湿的文字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