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猛地插了进去啊好爽_肌肉男被强制榨精

2019-06-25 15:34:01  本文已影响人 

肖强提着兔子悄悄朝着后面走,扒头儿往杂货间里看去,可里面啥也没有。

  “小犊子,你在干啥呢?”

  肖强正奇怪,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儿看到杨秀芬从茅房里面走出来,裤子还没有提好呢。

  “嘿嘿,没啥,刚刚有个人在外面喊村长,我就帮着看看村长在没。”肖强忙解释着。

“装模作样的,刚刚那还不是你喊的,以为婶子听不出来是吧?”杨秀芬平常说话就是这么冲,大概也是当村长婆娘当惯了,脾气也冲得很。

  肖强顿时尴尬起来,看来自己变声的本事还不行啊,连这婆娘都能听出来,挠了挠头,索性不提这事儿了:“那村长在不在啊?”

  “不在,谁知道跑哪儿喝猫尿去了,你有事儿啊?”杨秀芬说话的时候,往小卖部里面看了一眼,回头儿又把声音压低了些,“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

  肖强看这个婆娘又开始骚了,嘿嘿一笑,把挡在身后的兔子拎出来:“我逮了两只兔子,看婶子这儿收不收,要不收的话,我回头儿就送镇子上去。”

  杨秀芬瞅了一眼,脸上笑了笑:“收,咋不收啊?别人的不收,你的兔子这么大,婶子这儿肯定收。”

  擦,说兔子大,你老瞅我裤裆,这婆娘真是没治了,肖强心里嘀咕着。

  “那婶子看看这个值多少钱?”肖强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谁知道,来屋里,我给你称称,知道大小了才能开价啊。”杨秀芬说着就往西屋走。

  肖强连忙提醒:“婶子,不是称称多重吗?电子秤在小卖部里呢。”

  “那是称小东西用的,你这东西那么大,哪儿能放在那儿称,再说把电子秤给弄脏了,我擦着还嫌麻烦呢。”杨秀芬头也不回就进屋了。

  肖强没辙,只好跟着她进了西屋,可一进去他就冒起火来。

  西屋里有一张小床,床上铺着粉红床单,放着绣花被褥,应该是杨秀芬家闺女住的屋,那闺女现在镇上面上初中,所以这屋子平常没有什么人住。

  除了这张床之外,就剩下屋地上放着一杆秤,肖强火就火在这杆秤上。

  一只兔子也就几斤重,可那是一杆称几百斤重的大秤,要是拿来称兔子,恐怕都数不到秤星子上。

  “婶子,你不会想用这秤给我称兔子吧?”肖强板下脸来,“那我不卖了,回去炖炖还能有一锅肉呢,在你这秤上连个星子都数不着。”

  说完他扭头儿就往外走。

 猛地插了进去啊好爽_肌肉男被强制榨精

  这婆娘太黑了,做人怎么能黑成这样儿呢?

  “哎哎……”杨秀芬一看立刻就明白啥意思了,急忙把人给扯住,想喊又不敢高声,“你个小犊子,谁说跟你用这个秤了?”

  “那你是啥意思?”肖强没好气道。

  杨秀芬翻着白眼啧了一声,也不去解释,只是把手伸进兜里,找摸了找摸,寻出个两个五十的来,拍在男人的手心里:“外面说话你也当真,婶子稀罕你还来不及呢,能这么欺负你?称啥称,就这一百块钱,差不厘儿就行了,你看咋样?”

  “呃……”肖强这才知道他冤枉人了,原来是这么个意思,不禁挠了挠后脑勺,“那我就收着了,嘿嘿,刚刚……那啥,是我没整明白,对不住你了婶子。”

  “小犊子那个脾气真硬,”杨秀芬白了他一眼,一伸手就抓过去,“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硬气劲儿!”

  “唔……”

  来了,就知道这婆娘不会消停的。

 肖强也没有消停,不是他不想,是小兄弟不愿意,稍稍被一逗弄,立刻就举着大旗要造反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虽然心里想得厉害,嘴上却故意道。

  “小犊子,把婶子勾成这样儿,你才觉得不好了?昨儿个你咋就没有觉得不好?”杨秀芬手里揉弄着,微微在对方脖子上面吐气,“再说昨天你才哪儿到哪儿啊,都还没有到边儿上呢,那口子去喝酒,两三个钟头儿回不来,婶子肯定让你舒服透了!”

  说着,她还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用手一托就塞在肖强嘴边。

  这下子肖强受不住了,张嘴就咬了下去。

  “唔……小犊子,长大了连奶都不会吃了,不能……不能真咬……”杨秀芬本来就已经被火烧着,这会儿更加受不住,但却突然一下子推开,“你等下,我去换个衣裳来。”

  换衣裳?都特么这会儿了,还换个球的衣裳,要不是不方便,不是应该把衣裳都扒光的吗?

  肖强当然不乐意,抱着球不撒手。

  杨秀芬却没有由着他,身子一缩就撤开了身子:“等会儿,马上就好了。”

  看着婆娘扭着大屁股转身就走,肖强被撩得火大,又没有办法发作,想着一会非得好好也让她急下不可。

  但那婆娘倒也没有说谎,一扭头儿的功夫就已经回来,上身儿没有变,还是那件碎花短袖衫,只是下面从裤子变成了裙子。

  “好看不?”杨秀芬眨眨眼道。

  “好看。”肖强忙道。

  这会儿就算是难看也不能直说,更何况杨秀芬这婆娘换上裙子,还真是有模有样儿的,不过可惜了那个大屁股,被盖住就看不出来了。

  “那这样儿呢?”杨秀芬像是看出他想什么来了,把裙子往上一撩,顿时露出一片白花花……黑森森……

  卧槽!

  肖强吞了下口水,怪不得这婆娘非要去换个衣裳,原来裙子里面啥都没有,空荡荡一片,这样直接一掀就能那啥,裤子可没有这么方便的。

  看着傻小子眼睛都直了,杨秀芬一阵得意,别看她已经三十多的人,可是这身板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更何况是对付这个没有见过女人的雏儿。

  正当她以为傻小子会立刻就扑过来的时候,肖强突然一拍腿:“哎呀,我忘了老杨头儿说让我给院子里的花浇浇水呢,那啥婶子,你等会儿,我扭头儿就过来。”

  “哎哎……”这下杨秀芬可急了,“你个祸头子,老娘在这儿等你半天,水都流了一腿肚子,你说走就要走,那老娘咋办?”

  肖强就知道这个骚婆娘不会让他走,假意挠了挠头,有点儿为难地说道:“咋了婶子,刚刚你不是也说要等会儿吗?那就多等会儿。”

  “咱不等了成吗?”杨秀芬暗骂这个小犊子,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你想咋着就咋着,以后婶子都听你的。”

  “呃……”肖强想着,也没有啥可让她听的,不过有这句话,倒是个收获呢,说不定以后就用着了,想了想,“那啥,就是这会儿没啥感觉啊,咋办?不过要是像那天似的,说不定就有了,要不……试试?”

杨秀芬一听抬起眼珠子白了肖强一眼,不过咋看都像是跟对方献媚呢:“就知道你个小东西坏着呢。”

  “那可不是我坏,是它坏,有本事你跟它使劲儿去。”肖强朝下指了指。

  杨秀芬自然知道肖强是想干啥了,往下一蹲身子,便把头凑过去……

  “啧啧……”肖强微闭着眼睛,乐不滋儿地受用下来。

  有了神仙眼的本事,正得意的时候,再有村长他婆娘用小嘴儿侍候着,这他娘的就是皇帝过的日子啊。

  王大头不是牛吗?他做梦也想不到,老子在他家里,享受的待遇比他还高吧?想到这儿,肖强更多了几分兴奋……

  那骚婆娘一看,立马就喜得不得了,一扭身把裙摆子一提,摇晃着就朝肖强凑去。

  要说杨秀芬这几天确实是憋得够戗,所以今儿个一看到肖强,立马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流水了,再加上这一会儿的刺激,就差没有直接软了下去。

  肖强也不过分为难这杨秀芬,毕竟现在还在王大头的家里,得速战速决,不然一会儿王大头回来了,好事儿可就办不成了。

  要说这杨秀芬,也算是个美人儿,都急成这样儿让他帮忙,他肖强是那种硬心肠不肯帮忙的人吗?那可真不是!

  所以到了这时候,肖强直接把对方上半身往床上按……

  “不行,这床是素红的,在上面弄不太好,咱还是……”杨秀芬连忙挣扎着。

  床倒的确是她闺女王素红的,但她倒不是真忌讳有什么说道,而是怕弄上点儿什么粘乎的东西,突然洗床单子会让家里男人怀疑,不得不说婆娘在这方面的心细到不行。

  “咋恁多事儿啊?”肖强抱怨道,“那你说咋整,不行改天吧。”

  反正现在他是吃准了这个婆娘,就不信她不软。

  “别啊,”这婆娘果然慌了,忙把两只手扶在床边儿,把屁股瓣子撅起来,还诱惑似地晃了晃,“快……”

  肖强心想,你说快就快啊,快不快那得是老子说了算,于是……

  某只大兔子顺着洞口打转,左踩踩,右踏踏,把那一片地方都踩成了稀泥地,可就是不往洞里踏一步。

  杨秀芬那个急啊,上回就找不着,这回还是这样,这个小牛犊子是故意逗弄她呢。

  可这不是个事儿啊,平常看不着肉,也就没有那么想得慌,可要是你饿了三天,有人把一碗香喷喷的红烧肉端到了跟前,偏偏又一口都不让你吃,只能看着闻味儿,就能想象这人心里得有多憋屈难受了。

  “好肖强,婶子错了,你快……”杨秀芬边服着软,边把身子倒在了铺上。

  顾不得了,后边儿那些事儿再说吧!

  肖强嘿嘿一笑,这时候他也应该贡献下了……

  老杨头儿说了,婆娘就得吊着点儿,她以后才会听话,但这就跟钓鱼似的,不能紧了,不能慢了,吊得刚刚是时候才好。

  此时看到杨秀芬服了软,肖强也不再过分为难,扶了扶那白花花的丰臀,就要顺着溜进去逛逛……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宝贝你里面有软又湿|两女互相摸呻呤
  • 下一篇: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花唇拧掐花核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