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你说你爱那水荡漾_我说我爱那水涟漪

2019-07-30 08:55:19  本文已影响人 

1.

周二晚上,去舞房上舞蹈团的例课。推开舞房的玻璃门,姑娘们大部分都到了,三三两两地聊天,压腿。唐诗亦换上黑色的修身练功服,把鞋脱了换上软底鞋,往镜子边上的单杠走过去。肖菡已经到了,回过身和她打招呼。听到门开的声音,一道俏丽的身影走了进来,舞团的学姐葛慕仪穿着黑色的练功服,纤腰不盈一握,乌发束成髻露出雪白的脖颈和精致的下颚。这样一个美人,就是天天见还是会被她惊艳。

在她身后跟着的几个是话剧社的同学,颜值平均都很高。走在最后面的男生高高瘦瘦,眉眼之间俱是清爽。

话剧社的人今天过来是想一同商量元旦晚会的节目,排一个音乐剧。男主角达西是是刚刚那个高瘦的男生,沈昕泽。女主角伊丽莎白则是大美人葛慕仪,而刚进团的唐诗亦,自然是不引人注意的群演了。

女孩子三三两两地聚在舞房的角落里,刘老师在给沈昕泽和葛慕仪讲稿。唐诗亦刷了一会儿手机,觉得忒没意思,把高数作业拿出来伏在一边做。做了一会儿,翻页的时候,有男生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传下来:“你也是计软院的?”唐诗亦愣愣地抬头,沈昕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眼前男生看着她,轮廓精致,眼睛里没带什么情绪。他注意到她作业纸右上角的班级编号了。

“也,”唐诗亦有点惊讶:“你是我直系学长吗?”

沈昕泽微微笑了,点头默认。在被文科生和艺术生霸占的艺术团里面,遇到同是工科的学长,唐诗亦嗅出几分惺惺相惜。不假思索地点头,笑成了星星眼。

“大家辛苦了,和伊丽莎白没有对戏的同学可以先回去了。”刘老师手里拿着稿子说,葛慕仪站在旁边略微有些抱歉地微笑。

唐诗亦把作业收起来,从瑜伽垫上起身,坐久了腿麻,没站稳一个踉跄撞到边上的沈昕泽。她脑袋磕到了沈昕泽的下巴,鼻子结结实实的撞到他硬邦邦的身板。沈昕泽皱眉,他嘴唇有点磕破了,手覆在胸前她的脑袋上,轻轻推开。

“你小心点。”他倒是没有怪她的意思。

唐诗亦看着沈昕泽有点殷红的嘴唇,连声说对不起。心脏噗噗地跳,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了。

“怎么了?”葛慕仪看着他们。

“不小心撞到了。”

沈昕泽神色如常地刷手机,唐诗亦囧得慌,自己笨手笨脚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拿着书包匆匆地和大家打了招呼回去了,沈昕泽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手揉了揉刚刚被撞的下巴,掩在手机屏幕后的脸笑了。

2.

日头在课业和排练里稍纵即逝,很快到了年底。最近的排练也越来越密集,把握好课业和社团平衡对唐诗亦而言也愈来愈棘手。

“等会儿,我们下去彩排。诶?葛慕仪呢?”刘老师皱着眉有点不高兴。

“她有一门课结课了,今天要期末考试。”有人告诉她。

“喔,我想起来了,她好像和我说过的,事太多,我竟忘了,找个人替一下她走位。”老师的眼睛在人群里搜寻着,最后锁定在唐诗亦身上:“就你了,身形差不多,又不是主要演员。”

唐诗亦瞪大了眼,指了指自己,收到刘老师肯定的眼神,点了点头。

唐诗亦换了戏服走到台子上的时候,沈昕泽已经站在暖暖黄黄的舞台灯光下了,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身材颀长。她一步一步走过去,看着他的侧颜和昏黄的灯光交叠又分散。沈昕泽突然把头转过来,看见穿着白色宫廷裙装挽了长发的她,露出淡淡的微笑,既不疏离也不过分期待。

她缓缓屈膝,目光灼灼直视他双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沉浸在剧情里。

“hello, Mr.Darcy.(你好,达西先生)”她的发音浑圆,带着几分古典韵味。沈昕泽笑着向她伸出手,她把右手慢慢放上去,像有电流划过她的整条胳膊,酥酥麻麻。他挽着她纤细的腰,她紧随他的舞步,脚尖在地上划出一个个旖旎的弧。

“你干嘛低着头,不敢看我?”沈昕泽附在她耳边说,从刚刚开始,唐诗亦就一直紧盯脚下,像小鸡啄食一样。

“谁不敢了,我怕你舞技太差踩到我。”唐诗亦抬起头一本正经地直视对方双眼。他俩分开又相聚,像两缕缠绕的葡萄藤,步伐紧随。

台下,“这个女主选得不错啊。”合唱团的老师忍不住赞叹。

“没有,伊丽莎白是葛慕仪,她是代替彩排的。”虽是否认,刘老师的眼里也藏不住惊艳和赞赏。

一舞终了,两人互相行礼,相视而笑。这段舞,主演和伴舞跳的是一样的,所以唐诗亦可以稍稍应付,后面的剧情她就只能对着稿子念念词,走走位了。

“那个,唐诗亦,是叫唐诗亦对吧?”刘老师走到她跟前。

你说你爱那水荡漾_我说我爱那水涟漪

“是的,老师。”

“你表演前找个时间和葛慕仪交接一下走位什么的。”

“嗯,好。”唐诗亦点头答应。这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回去了。唐诗亦提着重重的裙摆有点笨拙地移到化妆室打算换衣服。她敲了敲门,把耳朵附在门上听,没有人回应。手刚握到门把手,忽然一股拉力,门开了。唐诗亦连着门往前面栽,脸却没有遭受到预期的碰撞,有人把她稳稳地接住了。抬头看,是沈昕泽,白衬衫没系到领口,露出来的喉结近到让唐诗亦脸上醺醺的。

“我想换衣服,怕里面有人。”唐诗亦的声音很软。

沈昕泽没说话,她抬起头,看见他呼了口气:“你先进去换吧。”

“没事没事,你先换吧。”她摆了摆手。

“你先换,我在外面帮你守着门也安全些。”他把门打开,把唐诗亦推进去。

唐诗亦看见门轻轻关起来,反手去拉拉链,急得流汗也够不着后面。门外的沈昕泽看着手机,突然听见门开了,心里纳闷“这么快?”抬头看见唐诗亦窘迫的红脸小心翼翼地探出来。

“怎么了?”他问。

“可以帮我拉一下拉链吗?”她犹犹豫豫地问他,这会儿她倒是拘谨了。

他愣了两秒,走上前。她乖乖转身,把长发捋到胸前,露出完整的脖颈。他轻柔地对待她,拇指沿着拉链的轨迹触及她的皮肤,在脊椎骨伤留下酥酥麻麻的触觉。

“好了。”他的嗓子突然有点干涩。

她慌忙回过身道谢,然后仓皇地逃进化妆间。唐诗亦永远不会知道,她说谢谢时,大开的领口,微红的皮肤和湿润的眼睛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3.

《水月洛神》是今年要去C城演出的舞蹈,刘老师的要求很高。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腰酸腿疼成了常态。

而沈昕泽是这次演出的主持人。

很快就到了演出的日子。六点的时候她坐上了大巴车,见到窗外熟悉的颀长身影,唐诗亦的心跳慢慢加速。看见他上了车,她一下子坐直了。沈昕泽只一眼就找到了她,四目相接,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微笑,他径直走到她后面的座位靠窗坐下。

明媚美人葛慕仪袅袅婷婷地经过她俩,在沈昕泽身旁的座位上徐徐落座。唐诗亦之前的甜丝丝的心情像被盖上了一层霭。

两个小时的车程,唐诗亦闷闷地度过。下车的时候,沈昕泽扶住她手臂:“你怎么了,晕车?” 唐诗亦没说话,只是淡淡地把手抽回来。

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大家在各自房间放下行李,去大厅吃午饭。是圆桌,所以男女生之间,选座位有点拘谨。唐诗亦到的有点晚,她进门的时候,看见葛慕仪拉了沈昕泽旁边的椅子,然后坐下。这时候,有好事的人起哄了,葛慕仪羞涩地微笑,笑颜如花,一面嗔怪起哄的人,一面不好意思地看沈昕泽的反应。唐诗亦心尖像被蚂蚁咬一样,她低着头选离他俩最远的位置坐下,闷闷不乐地扒米饭。

“呲啦”一声,没有预兆的。唐诗亦和所有人一样抬眼,她看见沈昕泽慢慢起身,径直向她走过来。他漂亮的眼睛一直看着她,她心里砰砰直跳,听到四周由于惊讶的抽气声。沈昕泽走到她面前,问她:“可以坐这儿吗?”没等她回答就拉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沈昕泽盛汤递给唐诗亦,她小声说“谢谢。”然后低头乖乖喝汤。她用余光扫着他清清爽爽的侧脸,连吃饭都好看的一塌糊涂。唐诗亦动作幅度很小,仿佛和沈昕泽之间隔了一条三八线,怕有一丁点肢体接触。而葛慕仪照样漂漂亮亮地和周围人聊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下午女孩子们一起在贵宾室换舞衣,化妆。唐诗亦明显地感觉到大家对她淡淡的疏离,她们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

从然彼此有隔阂,但终像是被掩盖在寒冰里的文火,相安无事。三点的时候,所有人在幕布后面候场。她看着舞台上光风霁月的沈昕泽,半天没眨眼。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有请A大大学生艺术团舞蹈团的姑娘们带来舞蹈《水月洛神》”。

在灯光熄灭的短暂几秒,她和葛慕仪迅速地在台上站定——月光如白练,她一袭红舞衣如红莲在人世静静绽放。衣袂荡漾如水,像水墨一样在空气里慢慢晕染开。一丝不苟地旋转,几近完美的下腰。鬓发如云,花钿精细,螓眉娥首,莲步轻移。最后一个鼓点落下,她跪坐在地上。台下都是掌声。灯光慢慢熄灭,幕布缓缓盖下来,唐诗亦和葛慕仪起身往台下走,站在幕布后边,等着谢幕。

“你喜欢沈昕泽吗?”葛慕仪站在她斜前方,舞台的灯光映着她的侧脸,朦朦胧胧,看不清那张漂亮的脸。

唐诗亦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默认了。

“算了,走吧,谢幕了。”葛慕仪红色的衣摆飘摇着,微笑着走上了台,唐诗亦愣愣地跟在她身后。

唐诗亦喜欢沈昕泽吗?

她看着沈昕泽站到了她身边,微笑着伸手帮她扶正发簪,揽着她的腰,笑着看向镜头。

她喜欢啊。

4.

“你今天晚上有安排吗?”拍完照,沈昕泽小声问她。

“没有。”

“和我一起吃晚饭?”

“我俩,单独?”

“嗯,好。”跟其他人吃饭,她也心累。

“你先去换衣服,我在下面等你。”他把揽她腰的手放下。

“嗯。”她笑。

唐诗亦往化妆间走,沈昕泽看着她火红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半个小时之后,沈昕泽在楼下等到了唐诗亦,她穿着白色的上衣,上面刺绣百合,很是好看。

“C城有家江南菜很不错,我们快点儿,我饿了。”唐诗亦自然而然地拉着沈昕泽往地铁站跑,沈昕泽低头,看见被唐诗亦抓住的自己的手,微不可査地笑笑,反手握住。

“好。”

这个时间点,地铁上挤成沙丁鱼罐头。唐诗亦和沈昕泽被挤得面面相觑。

“你抓住我,站稳。”沈昕泽说。唐诗亦的脸蛋红扑扑的,听话地攥住了沈昕泽白T的一角。列车离站,她还是撞到沈昕泽的下巴,她自己都听到了牙齿撞一起的声音。

“对不起。”唐诗亦呆呆地看着沈校草脸扭曲变形。

“唐诗亦?”

“是惯性定律,不是我。”她小声咕哝着辩解,收到沈昕泽毫不客气的眼神。

“不是你抓紧了吗?”

唐诗亦委委屈屈地看着沈昕泽,半天没说话。正当沈昕泽在想自己有没有太凶的时候,她突然湊过来抱紧他,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来,小声说:“抓紧了。”沈昕泽低头看着她的小脑袋,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在慢慢加速。

江南记离市中心的地铁站很近,很快就到了。店里面基本上都是年轻人,一路走到卡座,唐诗亦发现好几个女生看自己旁边的人眼睛里都有星星,心里有点烦躁。坐下点完菜,服务员刚走不久,唐诗亦就挤到了和沈昕泽一边的软座里。

“你干嘛?”沈昕泽忍俊不禁。

“那边有空调,凉。”她一本正经地扯谎。

“那我坐过去。”他作势要站起来。

“你别······”沈昕泽疑惑地看向她:“我想和你坐一起。”

沈昕泽没说话,但后来也没有再坐过去。江南记的菜色很不错,唐诗亦吃了不少。沈昕泽坐在她身边,留意着她爱吃的菜然后递给她。他话不多,但看向她的眼神总是含着笑意。他静静地听她说她爱看的书和电影,然后时不时适宜地插上一两句。

5.

回去的路上,两人并排走着。他俩之间隔出的空隙总让她忍不住在意,她不时观望着他的表情,可是她什么都看不透。

他到底在不在意自己呢?

夜空中有烟火升起,黑暗被割裂成各种各样的色块,亮色的光点像是一簇簇流火。她停下了脚步,沈昕泽回过头看她。

“如果你不喜欢葛慕仪,那你喜欢的是谁呢?”唐诗亦低着头,她在等待一个答案,哪怕会狼狈。

“你抬头。”唐诗亦茫然地看向他,沈昕泽的俊脸慢慢湊过来,唐诗亦瞪大了眼睛不敢动弹,唇齿相接,细腻温柔,他的眼睛里像是有璀璨星河。

“我喜欢你啊。”他说。

沈昕泽看向她睁大的双眼,里面有绚丽的烟火,也有他煞是好看的面庞,像精致漂亮的水晶球。

她的眼里有星泽,

她的眼里有昕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婉约的忧伤|清浅若雪的生活
  • 下一篇:【快穿】那个从雪山一跃而下的女人精彩美文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