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乾龙在马车里要小燕子,福伦把自己放入紫薇

2019-09-03 11:02:45  本文已影响人 

“等会儿老夫施法时,你们远远看着便是,若是听到一些奇特声响,或是见到一些奇特景象,都不必心慌。嘿嘿——”

“掌中符箓有乾坤,道行法术承前人;魑魅魍魉敢当道,炼得身陨成齑尘!”

我刚升起担心之意,吴玄道手中的符箓纸无风自燃,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

哎呀——

这给我佩服的,心说莫非我看走了眼,他只是天眼不行,其实道行精深的很?

要不,他咋说话一套一套的,把逼装的溜溜圆呢?

符箓纸燃灭之后,他顺手一甩。

从纸灰中骤然弹出一股道行气息,径直向着水鬼老巢而去。

嗡——

当道行气息与水鬼老巢碰撞时,我天耳中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响。

 乾龙在马车里要小燕子,福伦把自己放入紫薇

一瞬间,从上到下、所有水鬼倏然间睁开双眼,齐刷刷瞅向吴玄道。

“这是哪儿来的阴阳先生?无缘无故的打扰咱们清修?”

“我用阴冥眼观察过,这老贼境界极低,只会借用别人的手段而已。”

“哼!不要惊扰老祖修炼,咱们几个过去收拾他!”

简单商议过后,两只水鬼快速向着吴玄道游去。

此时,吴玄道已经光着脚丫子,稳坐在水岸边,手里拿着个撑口的胶丝袋子。

瞅他的架势,貌似在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当那两只水鬼,刚刚靠近吴玄道时,他的手猛然一抖。

胶丝袋子里,似乎多出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将那两只水鬼拘住。

下一秒,它们发出吱吱惨叫声,一前一后的落进了袋子里。

在普通人眼里,这场景可就相当怪异了。

明明看似空无一物的胶丝袋子,却在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给人感觉,就好像有人在里面东抻西踹一般。

而且它们吱吱惨叫个不停,如同在袋子里面,遭遇到难以忍受的酷刑。

“吴大仙儿,你太尿性了,高手出马,一个顶俩,厉害厉害!”

“就是啊!人家吴大仙儿,才是正儿八经有本事的人呢。哪像某个傻袍子,就知道特么瞎忽悠。就他这样的,咋不替个好人赶紧死了呢?”

吴玄道刚刚露了一手,立马得到李登陆兄妹俩的夸赞。

李芬芳还含沙射影的损我,骂我是傻袍子。

我肚子里憋着气,却始终没吭声辩解。

这才哪儿到哪儿呀?

说实话,刚才那两只水鬼,只是最普通的货色。

我是捆鬼索不够熟练、长度不够,其实单论身上的道行,对付水鬼那是绰绰有余。

要知道,我身子里的道行,可是全部来自赵寡妇呢。

想想她以前,可有多厉害?

接下来的五六分钟,就是吴玄道的开心装逼时刻。

在那两只水鬼被俘之后,又有六只水鬼过来,企图抓住吴玄道的脚脖子,把他拉下水。

只有活人身子全部浸在水中,水鬼的威力才能发挥到最大。

可惜,吴玄道水平不咋地,脑瓜子却是不空。

他吆吆喝喝的,把那胶丝袋子用的出神入化。

随后不出意外的,后面的六只水鬼,又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这下,李登陆兄妹俩,对他就更加崇拜了。

我看逢年过节的,他俩对待他们老爹,也没这么恭敬过啊!

在水鬼短暂消停时,吴玄道又点燃四张符箓纸,化作道行气息,攻向水鬼老巢。

等待片刻后,那里却没有异常的动静。

吴玄道长呼一口气,想从水里撤回脚丫子。

瞅他的架势,似乎是打算收工完活儿了。

“嘿嘿——李登陆小兄弟,咱俩上个月偶然相逢,随后便一见如故、交谈甚欢。”

“此次你妹子有了难,老夫肯定要出点力气,帮你化险为夷。”

“至于你们村儿的这位阴阳先生……咦?你往后撤出那老远作甚?”

吴玄道十分装逼的说道。

当看到我在快速后撤、远离岸边时,他又露出一抹惊讶。

我心说,你个瞎乎导槽的玩意儿

你一顿胡乱折腾,可别连累小爷我!

没错,那些小水鬼的确安静下来。

那是因为,水底那最大个儿的水鬼,已经开始行动了。

水面上,骤然出现一道笔直波纹,如同有一条大鱼,在水下快速游动。

只是眨眼间,它距离吴玄道已经不足两米。

它的大手,已经做出手势,抓向吴玄道。

而此时,他仍是浑然不觉,还在那儿叨逼叨呢。

“老夫——哎呀卧槽……”

吴玄道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倏然间,他的身子一滑,顷刻间就被拉进了水里。

他后面说的那些话,都化作无数密集的气泡,在水面下发出咕嘟嘟的轻响。

大个水鬼抓着吴玄道的后脖领子,让他一口气,连灌了好几口水。

他手脚在水面下拼命扑楞着,可不管他如何努力,都没法碰到水鬼。

我瞅吴玄道这状态,恐怕用不了三两分钟,他就得被活活淹死!

在骤然发生意外时,李登陆懵圈了,愣在原地动也不动。

李芬芳先是愣了愣,旋即两手捂着眼睛,吱哇的高声尖叫起来!

便在这时,变故再度发生。

那大个水鬼忽然扔掉半死的吴玄道,飞速游到岸边,两只手猛然向外一探。

粗壮的手臂,以天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的变细。

与此同时,手臂的长度,却在飞速的延长。

吧嗒、吧嗒——

两声轻响过后,水鬼的巴掌,已经依次抓在李登陆兄妹身上。

微微一用力,他俩的身子随之一个踉跄,朝着水域方向,跌跌撞撞而去。

我嘬了嘬牙花子,心说这可坏菜了。

看来,吴玄道先前的举动,彻底惹恼了水鬼。

他这是想一锅端啊!

幸亏我跑得够快,要是稍慢些,它百分之百会对付我!

只是……现在我该咋办呢?

我是撒丫子就跑,还是去救他们呢?

就算有心想救,那应该用啥办法呢?

……

赵寡妇在我家大炕上,曾经这样评价过我。

“资质是没啥说的,就是心性呀,应该多多磨砺。”

“遇事心太软可不行,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一门心思在琢磨着,咋样能把她扎的瞧叫唤。

我的想法就是:你管我心软不软呢!

现在来看,貌似真让赵寡妇说准了。

我犹犹豫豫的,又开始怜悯李芬芳他们了。

想了想,我一咬牙,沿着原路蹬蹬往回跑。

一边儿跑,我还一边儿解下裤腰带。

“庵嗡瀛泓骜……”

在靠近岸边一棵大树下,我停下身形,快速的把腰带系在树干上,另一端,则仅仅锁扣在我大腿上。

与此同时,我嘴巴子里发出古怪音节,正是在散发劝鬼诀的威压。

不管是偷袭吴玄道或是抓捕李登陆兄妹,那大个儿水鬼脸色始终淡然。

只有在听到我的劝鬼诀时,它第一次露出凝重神情,在水下快速游走,躲避开那一个个金色的“卍”字型。

既然要忙活着躲避劝鬼诀,水鬼自然没工夫管那些人。

趁着这空档,会游泳的李登陆,赶紧手忙脚乱的游回了岸边。

 乾龙在马车里要小燕子,福伦把自己放入紫薇

吴玄道则动也不动的半浮在水面上,而李芬芳尖叫几声过后,直挺挺便沉了下去。

她挣扎的的越厉害,下沉的速度就越快。

转眼间,她就沉没影儿了。

我念动劝鬼诀,渐渐来了状态,那些“卍”字型越来越大。

体内主脉中的道行气息,如同滚沸的开水一般,在川流不息的运转着。

照这趋势,我早晚能把那大个水鬼逼走。

只是……来不来得及救吴玄道和李芬芳,就只能看他们自个儿的造化了。

某一刻,水鬼似乎极其不耐烦,它忍着两个“卍”字符击在它身上,削下大片的浪花。

它跳出水面,两只胳膊双双向我抓来,速度奇快无比。

眨眼间,那两只半透明的拳头,已经临近我的面门。

等的就是这一瞬间!

我由劝鬼诀转为默施捆鬼索。

一道半米长、刻有十二生肖的长索,骤然间就出现在我的手掌里。

捆鬼索随着我的心念,自行绕了两圈,就如同手铐一般,把那水鬼的双手捆了个结结实实。

“啊——”

水鬼就跟疯了似的,想要拉动双手。

可不管它咋用力,我紧抓着树干,再加上裤腰带的捆缚,身形纹丝不动。

而从捆鬼索的生肖上面,却陆续散发出乳白色的光点,十二个为一组。

落在水鬼身上,它就如同被雷劈了似的,不停地抽搐着。

几个呼吸的工夫,水鬼终于挺不住了,开始跟我求饶。

它又信誓旦旦的发誓:往后绝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如敢违誓,愿受天罚!

它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放了心。

我可没多余时间跟它闲扯,水里还有俩人不知死活呢。

“你别特么在那儿望天了,赶紧进水里,把他俩整出来!”

“不用担心水鬼,我已经把它打跑了!”

放走水鬼后,我解开裤腰带,赶紧冲着李登陆怒吼道。

李登陆似乎心有余悸,微微犹豫一下,这才一咬牙,重新跳进水中。

“大……大刚,这可咋整?到底是闹出人命啦!”

“你看俺妹子……她还能活过来不了?”

等把直挺挺的吴玄道和李芬芳弄出水面,李登陆就带着哭腔问道。

这会儿,他哪儿还有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我瞅他那小老样,好像要给我下跪。

人命关天,这会儿我可顾不上跟他装犊子。

大手分别在吴玄道和李芬芳的胸膛膻中、小腹丹田穴上探了探,我心里就有了计较。

同时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妈了巴子的——

俩人居然都没事儿!

吴玄道不知用了何种道门手段,暂时避过气儿去。

别说现在把他救出来了,就算他在水里再多憋十分钟,都不带有事儿的。

至于李芬芳,一来她还有微弱心跳,二来我的道行气息能感受到,她生机尚在。

道行气息可是相当神奇的。

首 页
1 / 2页
  • 下一页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皇上不要我装不下h,皇上求你了不要再撞了
  • 下一篇:每次清晨都被口醒,一见面就不停的做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