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闺蜜把老公的水摸的好多| 环腰冲刺释放

2019-11-17 17:31:06  本文已影响人 

 

“二瞎,再快点,再快点……”

 

阿雅娇声地说道,瘫坐在二瞎房间门边,心里幻想到了二瞎就在自己面前。

 

她一手抚着双峰,一手则是加快了抽动,身体扭的更是跟水蛇一般。

 

她的脚尖翘起,夹紧了感受着身体的不一样,地上湿了一片,阿雅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迷离。

 

突然外面一声鸡叫,让阿雅吓了一跳,身体却是更加止不住地反应,让她的小脸蛋瞬间就浮上一层红润,双腿颤抖着往旁边一抖。

 

闪闪发亮的水珠不断被她弄出来,光是自己这么一弄,阿雅的手就已经完全湿透了。

.

 闺蜜把老公的水摸的好多| 环腰冲刺释放

 

娇喘连连地躺在地上,双峰跟着呼吸不断地抖动,浑身散发着一股奶香的香汗味道。

 

明明自己以前还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自从昨晚接触过二瞎之后,她就好像变了。

 

尤其是看着还熟睡着的二瞎,底下的巨大,依旧吸引着她的注意。

 

“不行,还是要那个来堵一下!”

 

阿雅咬着银牙,像小猫一样偷偷溜进了二瞎的房间。

 

大不了就是二瞎醒过来而已,自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行。

 

她轻轻地拉开内裤,二瞎的巨大顿时出现在她的眼前。

 

还没硬就这么厉害,要是起来了可还了得?

 

阿雅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二瞎,慢慢地爬上了床,伸手握住了那儿。

 

神奇的是,被她握住了之后,二瞎居然自己开始有反应了。

 

那在手中一跳一跳的感觉,让阿雅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欣喜。

 

只要二瞎没醒,自己悄悄办完事不就行了么?

 

说着,她的手就开始上下套弄起来,果然二瞎那儿的变化越来越大了!

 

只不过看着依旧闭着眼的二瞎,阿雅还是有点担心。

 

“先用嘴试试看。”

 

阿雅慢慢俯下身子,张开嘴巴吞没进去,那东西就在嘴巴里一跳一跳的,大的要顶到她的喉咙

 

不过为了试探二瞎是不是已经醒来了,她还是继续小心翼翼地晃动着自己的头。

 

二瞎睡得正香,却感觉身体一暖,睁开眼一看,一见到嫂子正对着自己的那儿不断地吹嘘,他顿时就震惊了。

 

震惊的同时,那儿反而变得更加粗硬!

 

“呜~”

 

嫂子被顶的难受,娇喘了一声,连忙吐了出来。

 

二瞎忙闭上了眼睛,怕被嫂子看破。

 

“是自然反应么?”

 

嫂子看了一眼还闭着眼的二瞎,应该还没醒过来才对。

 

二瞎心里那个着急,早知道刚才就小心点,让嫂子继续下去了。

 

要是嫂子知道他醒了,还不得马上跑出去不可。

还好,嫂子留意了二瞎几眼,发现他并没有醒,这才放心心来。

 

她的手还在上下套弄着,二瞎闭着眼,可是依然感觉下面爽的不行。

 

嫂子柔嫩的小手,就好像是棉花糖一样,暖暖的又充满了弹性。

 

正在他享受着这一刻的时候,突然下面一湿,一条小蛇般的东西滑动起来。

 

二瞎悄悄眯开眼一眼,原来是嫂子又吞下去了,那种感觉,简直快让他要上到九霄云外。

 

和花嫂相比,嫂子的经验明显还有点不够,不过重要的是她的嘴巴小,这一进一出的,二瞎的东西摩擦在里头,只感觉紧的要让他忍不住了。

 

嫂子蹲在他身上,那鲜红的娇嫩之地就在他的眼前,上头晶莹的水珠,让二瞎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口水。

 

“呜~”

 

一声小声的吞咽声传出,嫂子卖力地活动着舌头,自己的小手摸向娇嫩之地,掰开一看,里头的水多的立马就流了出来。

 

二瞎看着她的手在身下不断进出,只感觉自己心里头的火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大。

 

嫂子那小手怎么可能满足,应该用自己的堵进去才对!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往前一顶,戳得嫂子又呛住了!

 

“呜~”

 

嫂子忙吐出来,嘴角流下一丝透亮的口水,差点就咳了出来。

 

二瞎忙装作睡觉的样子,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腿。

 

“真是的,这小家伙睡觉也不得安稳!”

 

嫂子早就已经红透了脸颊,看着只是突然翻了个身的二瞎,她激动的下面的水不断地滴在了二瞎的身上。

 

二瞎心里一阵激动,还好嫂子没发现!

 

嫂子的手在下面不住地活动,弄得噗滋噗滋响,她的小腰肢就在二瞎的身上扭来扭去的,那鲜红的娇嫩之地在二瞎眼前,直弄得他都要忍不住起身扑上去了。

 

他心里渴望,阿雅的心里何尝不是?

 

自己的那里被弄得越来越痒,光靠手指哪能止痒,她幽怨又无助的眼神,朝着二瞎的破天峰看了过去。

 

那东西这么大,别说止痒了,给她疏通管道都行。

 

阿雅的手再次握住二瞎的那东西,在手里一跳一跳的,几乎让她都有些抓不住,还得拿把锁来扣住。

 

不过这钥匙也太大了,阿雅现在满手的水,可是估计也会堵着疼。

 

没办法,还得先适应一下才行。

 

阿雅心里想着,慢慢挪动了一下身体,抓着二瞎的那儿就往自己的娇嫩之地上摩擦。

 

“哦~”

 

光是一点轻微的摩擦,就让阿雅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尤其是擦在凸点上面,更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二瞎也是激动的身体一哆嗦,山峰上面传来的柔嫩触感,让他都有点忍不住要狼嚎出声。

 

那种感觉就跟在吃最鲜嫩多汁的牛肉一样,在舌尖上弹跳着,让人忍不住要更深一步进去。

 

嫂子扶着他那里,不断地在身上摩擦,不出一会,他那里也都沾满了嫂子流出来的水。

 

滑溜溜的,再加上嫂子的手不断上下套弄,他只感觉自己那地方也越来越硬了。

 

嫂子的脸色变得潮红,还没进去她就有点软了,这要是进去了那还了得?

 

二瞎看着嫂子背对自己,那娇嫩之地已经被开发出了一条细缝,心里只想着让嫂子赶紧堵进去才好。

 

阿雅也都忍不住了,抓着二瞎的那儿终于停下来,对着那条细缝就准备钻进去。

 

“唔!”

 

才刚刚进去一点点,嫂子的双腿就抖了一下,自己那地方好久都没被别人碰过了,现在居然因为二瞎的太大了,而立马就有了反应

 

而二瞎虽然只感觉进去了一点点,可是里头的触感,却让他感觉比花嫂的还要更紧一点。

 

本来嫂子之前就没有被开发多少,现在可算是便宜他了。

 

阿雅一脸俏红地继续抓着二瞎的东西往里头深入,每深入一分,她就感觉身体变得温暖一些,同时心里头那股按耐不住的感觉,直让她想立马就坐下去。

 

可是娇嫩之地的被开发,已经让她双腿酥软,都有些忍受不住了,要是不慢慢进去,她那地方肯定得坏!

 

就在这时,突然从屋外传来一道喝声。

 

“雅妹子,我来看你啦!”

 

“啊!”

 

就这一声,吓得阿雅娇呼一声,连忙从二瞎身上起来。

 

那东西拔出来,居然发出“嘣”地轻微一声响,二瞎的双腿都激动地抖了一下。

 

刚才只不过是进去了半分,可是摩擦了一下,就让二瞎受不了了!

 

要不是被外面的人突然打破了,嫂子刚才继续深入下去,他还会更爽!

 

嫂子也是一脸俏红的,身体差点没倒在床上,二瞎刚才爽了,她何尝不是?

 

只是拔出来而已,她居然又被刺激到了,双腿夹紧着,缝中又喷出来一股清流,直喷到了二瞎的脸上。

 

二瞎闭着眼,只感觉脸上突然一湿,然后有什么东西流到了嘴唇上,轻轻一吸,还带着一股奶香味。

 

只不过也只是一阵,嫂子怕被他发现,连忙就拿着被子给他擦掉了。

 

由于动作太大,嫂子的那对大白兔还顶在他的胸膛上,压的二瞎都有点喘不过气。

 

“哎呦!”

 

阿雅娇喘一声,居然有点瘫软地爬不起身来。

 

不过屋外有人再叫,她也只得夹紧双腿,飞快地从二瞎身上离开。

 

等二瞎睁开眼看得时候,嫂子已经跑出了门,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只看的二瞎下面软不下去。

 

只可惜刚才被人给打破了,要不他现在都已经和嫂子在一起了!

 

“该死的王三,又来找嫂子搞事了!”

 

听着外面的声音,二瞎气冲冲地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就准备出去。

 

刚好他出门的时候,也正好看到嫂子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只是头发还有点散乱。

 

“二瞎,你怎么也醒了?”

 

刚才弄湿了二瞎一身,嫂子的脸色明显还带着几分窘迫,怕会被他知道刚才的事。

 

二瞎知道嫂子的心思,故意没提刚才的事,而是说道:“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所以就起床了。”

 

嫂子听了,这才放心一些,随后眼神变得冰冷,“肯定又是那个王三,你在这别动,嫂子去赶他走!”

 

说完,她就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二瞎忙跟着嫂子一起出去,免得她吃亏。

 

“王三,你来我家干嘛,赶紧给我滚!”

 

阿雅一推开门,就叉着腰冲着外面一个拿着水壶的男子骂道。

 

那男的长的一脸尖嘴猴腮样,猥琐的眼神不断在她的身上扫过,直让她觉得厌恶。

 

王三盯着阿雅,眼睛里头是毫不掩饰的贪婪,他奶奶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妞,上围挺翘的要呼之欲出,那小腰肢扭着扭着都怕断了。

 

偏偏嫁了个死的早的老公,这么早就守了寡,这要是嫁给自己,那还不得每天晚上都云雨一场不可!

 

被阿雅骂了一顿,王三也没有生气,反而是淫笑着说道:“雅妹子,你别生气嘛,我这次过来,是给你带补品的!”

 

说完,他举起手中的水壶。

 

“看到没有,这里头装的是牛根汤,咱们一起进去喝!”

 

“牛根汤?”

 

仿佛有什么脏东西飘过来一样,阿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在他们这里,“根”的意思就是“鞭”,王三居然拿这种东西来给她喝,她怎么可能喝的下!

 

“王三,拿着你的牛根汤给我滚!”阿雅骂道。

 

“嘿嘿,别这么说嘛,你看你都是寡妇了,倒还不如成全了我,我以后肯定会好好对你的!”王三阴笑道。

 

“你做梦!我和二瞎在一起,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阿雅抱住了二瞎的手说道。

 

“他?”

 

见到阿雅那对硕大在二瞎的手臂上摩擦,像是自己的宝贝被人玷污了一样,王三顿时恼羞成怒。

 

“他只不过是个瞎子而已,根本就配不上你!”

 

“瞎子怎么了?”

 

二瞎站出来说道。

 

王三比二瞎要矮半头,二瞎一站出来,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二瞎的阴影下。

 

不过王三非但没怕,反而冷笑了出来。

 

“一个瞎子还敢在我面前横,我弄死你!”

 

说完,他飞起一脚,就朝着二瞎下面踢去。

 

“二瞎,不要!”

 

阿雅吓得尖叫一声,二瞎本来就看不见,万一被踢中了,那她想接着刚才干活都不行。

 

谁知道二瞎却像是下面长了眼一眼,王三一脚扫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抬手抓住了王三的脚。

 

紧接着,他一脚扫出,正好踢中王三的下面,蛋碎的声音立马传出来。

 

“嗷!”

 

王三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下面痛的爬不起身,他的脸色变得惨白,眼珠子凸出来都快要爆了!

 

“二瞎!”

 

阿雅抱着二瞎的手,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硕大紧紧压在他手上。

 

看着倒地的王三,她自己也惊了,二瞎刚才是怎么抓住王三的脚的?

 

“以后你再来一次,我就再打你一次!”二瞎冷冷说道。

 

“你等着,老子迟早回来收拾你!”

 

王三夹着双腿爬起身来,红着脸从二瞎家门口离开,他现在得先去找医生才行,不然待会下面都要不保!

 

王三一走,阿雅的娇躯才完全放松下来,靠在了二瞎的身边。

 

“二瞎,你刚才怎么知道他要打你的?”阿雅问道。

 

“这个,可能是瞎久了,人的第六感就强了,嘿嘿……”二瞎搪塞笑道。

 

“是吗?”

 

阿雅看着二瞎,不知怎么的,总感觉二瞎好像有点变了。

 

说着话的时候,二瞎却只感觉不对劲,自己的手上,好像有什么凸起在摩擦着。

 

他低头一看,嫂子的衣领里露出一条鸿沟,白嫩的皮肤还能看到两点嫣红。

 

原来是刚才嫂子出来的紧,所以里头的还没穿!

 

二瞎不想嫂子被别人看见了,忙说道:“嫂子,你怎么拿着两颗小贝壳?”

 

“小贝壳?呀!”

 

被二瞎这一提醒,嫂子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拉紧了自己的衣服。

 

还好没有别人路过,不然可就丢脸了。

 

阿雅羞红了脸说道:“小贝壳刚才忘记放回去了,我现在就拿回去。”

 

说完,她就小跑回到屋子里头,其实是换衣服去了。

 

二瞎待在门缝里,还能看到嫂子把自己的小贝壳给塞回到内衣里头,那对大白兔被内衣包的紧紧的,简直都要跳出来了。

 

二瞎本来还想着刚才嫂子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过见嫂子都回去穿衣服了,他就算想要也要不到,只好作罢了。

 

“二瞎!”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出去走走的时候,刚出门就看到东子带着一身酒气朝这边走过来。

 

东子手里头还捧着一箱啤酒,明显还是没喝够。

 

“东子哥,你这是干嘛呢?一身的酒味。”

 

“你啥都别说了,哥来这是带你去喝酒的,顺便见见我女朋友!”东子走过来抱住他的肩膀说道。

 

二瞎被他拉着,也没办法拒绝,只好扶着他一起回家,想着等送他回去就走。

 

东子家离他家也不是很远,村子里大概就二十多米的路,再加上二瞎现在眼睛好了,不用几分钟就把他送到地方了。

 

“小美,我回来啦!”

 

东子一到家,就把酒箱给放到屋子里头,拉着二瞎就进了屋。

 

“唉呀!我才刚蹲个坑,你怎么又喝这么多的酒!”

 

一个面容娆好,身材火辣的女孩子从屋子里头走出来,她还穿着一件小短裙,那葱白的大腿修长的让人想要犯罪!

 

“小美,你不是说想见见我村里的那个瞎子么?我把他带来了!”东子指着二瞎说道。

 

“嗯?你就是刘二瞎?长的还挺帅的嘛,”小美走到二瞎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是真的看不见么?”

 

“他要能看见才怪!”东子在旁边笑道。

 

二瞎尴尬地笑了笑,他当然能看见,尤其是小美上半身突出的两点,尤其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她走过来把东子哥扶进去的时候,突然的一弯腰,小短裙被挺翘的臀部掀起来,露出了一片还带着水珠的少女之地,嫩的简直像是水蜜桃一样!

 

“东子哥的女朋友,居然不爱穿衣服!”

 

二瞎在门口看着,心噗通噗通的乱跳,看着连内衣都不穿就在自己面前晃荡的小美,下面突然又有感觉了。

 

就在这时,东子抱着小美,突然把她的上衣给掀起,顿时跳出一对白花花的小兔子!

“你干嘛呢!”

 

小美一巴掌往东子的脸上扇,娇羞地看了一旁的二瞎一眼,忙把自己的衣服给拉了回去。

 

东子喝醉了酒,被小美扇了一巴掌,非但没觉得疼,反而跪在了她面前。

 

“小美,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

 

“不行!”小美果断地拒绝道,“你当着二瞎的面说什么呢!”

 

东子哭哭嚷嚷的,非吵着要和小美那个,还说什么小美来他这住了这么久了,他们还没同床过呢。

 

二瞎心里只替东子哥感到可惜,光能看不能吃,换个男的都会崩溃。

 

“我说了,除非咱俩结婚,否则不能做那种事!”小美说道。

 

她看向一旁的二瞎,突然把裙子脱下来,一片黑森林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地方的娇嫩和紧致,简直像是没开发过一样!

 

小美抽来两条纸巾,细细把上面的水珠擦干净,那地方微微翻开,还擦出了一点黏黏的液体。

 

二瞎看得心里猛跳,别说东子了,就连他看着都快忍不住了。

 

小美擦干净之后,又穿上了内裤,二瞎心里的欲火这才消了一些。

 

他把东子送到了地方,自己也准备走了。

 

“二瞎,我送送你!”

 

小美怕二瞎出不去,跑过来亲切地抱着他的手,扶着他出门。

 

感受着小美身上饱满的摩擦,二瞎的心跳立马又变快了。

 

那对小白兔虽然不比嫂子的大,不过也小不到哪里去,尤其是里头没东西罩着,走起路来更是一抖一抖的,不一会就凸起了两个小点。

 

“奇怪了,平时我都不会有反应的。”

 

小美拉开自己的上衣,二瞎顿时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樱红的两点,就像是红果子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吞上一口。

 

一条长长的鸿沟,更是让人想要一头扎进去!

 

小美抬头看向二瞎,二瞎忙装作没事的样子看向前方。

 

“可惜了,这么帅的男生,居然是个瞎子。”小美喃喃说道。

 

不说别的,二瞎无论是身材,还是面相,都比东子要好得多,更让小美有一种春心萌动的感觉。

 

“二瞎,以后有空再来东子家玩,我做饭给你吃!”小美把二瞎送出门,临走时还是不由得说了一句。

 

“谢谢小美姐,小美姐声甜心美,一定是个好女孩!”二瞎夸道。

 

小美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说道:“讨厌啦,说的这么好听,姐姐可没礼物给你哦!”

 

比起二瞎来,东子简直要差得多,那家伙整天就只想着自己的身体,一句好话都不会说!

 

二瞎微微一笑,他还哪需要什么礼物,刚才在屋子里看到的就是礼物!

 

小美看着二瞎脸上阳光的笑容,心里头却莫名被触动了一下,没想到二瞎的笑容居然这么有感染力。

 

两人有点不舍地分开后,二瞎就又朝着自己家走了回去。

 

他叹了一口气,东子哥说的没错,他女朋友确实挺漂亮的,想想都有感觉。

 

“嫂子,我回来了!”

 

二瞎回到家,发现家里关着门,还以为她还在睡觉,于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屋子里头一个人都没有,反而是卫生间里传来水声。

 

二瞎走过去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嫂子背对着她,蹲在马桶上,那娇嫩之地被她用小手微微撑开,一道清流正从里头流出。

 

“二瞎,你回来啦?”

 

听到二瞎的声音,嫂子有点窘迫地应道。

 

只不过她现在还在方便,一时半会站不起身。

 

二瞎看着嫂子那地方不停地活动着,似是要把身体里的水分都流出来,娇嫩之地上挂着水珠,看起来更加诱人

 

二瞎看得有点口干舌燥,忙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一饮而下。

 

嫂子也走了出来,看到二瞎就在客厅,温柔地说道:“二瞎,你等会,嫂子这就去给你做饭去,然后我再上班去。”

 

嫂子走路的姿势摇曳的就像是一只蝴蝶一样,看着她下面的硕大,二瞎真想抱着她把玩在手中。

 

最近快要到休渔期,捕鱼的生计已经不太好了。

 

所以嫂子为了维持生计,还在镇上的一个小宾馆里当服务员。

 

两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饭之后,嫂子这才离开了家。

 

看着嫂子的离开,二瞎的心里头不免得有点惆怅,啥时候自己也能找到一份工作,替嫂子分担一下就好了。

 

看着嫂子都这么累了还要出去工作,他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

 

吃完饭之后,二瞎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这么久以来,家里的电视就没怎么用过,嫂子平时要出去干活很少看电视,二瞎更是因为眼睛的问题从来都没看过。

 

现在他的视力恢复了,立马就被电视里播放的节目给吸引住了。

 

“现在的节目可真开放!”

 

看着电视里头一个叫做迪丽热芭的女孩子穿着紧身短裙在跳着热舞,二瞎的眼睛顿时就移不开了。

 

那雪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洋娃娃一般的长相,没有一点是不吸引他的。

 

正在这时,突然屋外传来一道娇呼。

 

“哎呦!”

 

听到这声音,二瞎顿时就吓了一跳,忙跑出门看,原来是花嫂摔倒在他们家前面了。

 

“花嫂,你没事吧。”

 

二瞎连忙跑出来说道。

 

“我……我好像扭到脚了。”

 

花嫂揉着自己柔嫩的小脚,她本来是想过来看看二瞎在不在家的,谁知道刚才被一颗石子绊倒了。

 

二瞎忙把她扶进自己家里,让她在客厅坐下。

 

“花嫂你等下,我这就给你揉一下。”

 

二瞎找出来一瓶药油,把花嫂的小鞋子脱下来,她娇嫩的小脚捧在了自己的手上。

 

二瞎轻轻一捏,嫩的就像是豆腐一样。

 

“嗯~”

 

似乎是被弄疼了,花嫂居然呻吟了一声。

 

“花嫂你忍着点。”

 

二瞎拉着花嫂的小脚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拿着药油轻轻抚摸在她的脚背上。

 

更重要的是,二瞎拉起花嫂脚的时候,顿时把她下半身看得清清楚楚!

 

花嫂穿了一条花裙子,里头白花花的什么都没穿。

 

娇嫩之地就赤裸裸地敞开在自己眼前!

花嫂居然连内衣裤都没穿!

 

二瞎顿时兴奋了起来,尤其是花嫂的小脚丫就搭在自己胸膛上,让二瞎忍不住揉的更加起劲了。

 

“二瞎,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看着二瞎把自己的脚搭在他身上,花嫂有点害羞地说道。

 

你连那里都被我看过了,居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简直是躁的不要脸!

 

二瞎心里这么想,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认真地说道:“嫂子你别误会,我不按紧一点也没法给你按摩。”

 

说完,他的手揉的更起劲了,直揉的花嫂不断娇呼,身体跟虫子一样地在客厅的椅子上蠕动。

 

她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早上被二瞎弄得欲火焚身,想要过来再继续的,现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被他拿着,花嫂顿时感觉夹紧的双腿被摩擦得越来越热

 

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二瞎,你慢一点!”

 

花嫂赶紧说道,顺带着把自己身上穿的裙子脱下,一对巨大的白兔跳脱在二瞎的面前。

 

她是怕从下面流出的水把衣服给弄湿了,待会出去被别人看见可不好。

 

二瞎看到那对巨大,抓着花嫂的脚更忍不住了!

 

他只感觉自己的胸膛也被摩擦得火热,花嫂的脚有意无意间,总是从他身上敏感的地方滑过。

 

花嫂一边揉着脚,一边伸手揉向了下面,那地方湿漉漉的,撑开一看,又是一道清流涌出来。

 

“二瞎,你嫂子没在家吧?”

 

花嫂看了一眼周围,有点心虚地问道。

 

在别人家里干这种事,她反而感觉更加刺激了!

 

“没有,我嫂子去镇上了,要等晚上才回来!”二瞎说道。

 

“那就好!”

 

花嫂放下心来,顿时揉的更加起劲了,她的手不断在下面进出,一道道的清流顺着椅子流下地板,不出一会就湿了一地。

 

二瞎只能揉着脚,心里是万分的焦急,他也想替花嫂分担一下这样的工作。

 

于是他擦完药油,顺势放了下来说道:“花嫂,我已经帮你揉好了。”

 

没有了从敏感地方传来触电一般的快感,花嫂顿时也有点不如意了,她忙抓着二瞎的手,只往自己的那里捅。

 

“那你顺便帮我揉一下这里!”

 

二瞎心中狂喜,刚停下的手顿时又活动了起来,尤其是擦着那颗凸起,弄得花嫂的小脸马上变得俏红。

 

“啊~”

 

花嫂娇喘一声,感受着二瞎的手在自己下面进进出出,她的腰扭的越来越厉害了!

 

尤其是二瞎的手上还带着刚才的药油,擦进去热乎乎的,而已还带着一种刺激神经的轻微的痛感,让她的娇嫩之地湿的更快了。

 

“啊,不行!”

 

花嫂的小腰疯狂地扭动,她的下面变得火辣辣的,有一种要疯狂摩擦的冲动。

 

那种感觉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就像是擦了风油精一样,爽的让人只能夹紧双腿,下面排出一道道的清流来缓解!

 

不出一会,二瞎的手整个都变得湿漉漉的了,手指伸出来,上面的水还滑滑的。

 

“不行,二瞎,别松开!”

 

花嫂像是着了魔一样,突然把二瞎的头按了下去。

 

她现在是需要止痒膏,不然下面只会变得越来越火热。

 

“花嫂,你这是在干嘛?”

 

二瞎惊讶地问道。

 

他离花嫂的娇嫩之地,简直可以说是咫尺之间,那地方还在不停地颤动,流出晶莹的水流,只看的他都要硬起!

 

“你别管那么多,赶紧吸就是了!”

 

花嫂拉着二瞎往自己的娇嫩之地上一按,二瞎的脸全被湿透了!

 

她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那地方被药油弄得火烫,需要有人来给她弄出去才行!

 

像是机械性的动作一样,二瞎居然不自觉地伸出了舌头,往那地方一钻,花嫂又是一声娇呼。

 

二瞎一钻进来,她顿时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搅动起来,大浪一个接着一个的来,让她排出更多的清流,那火辣辣的痛感立马减轻了不少。

 

“没错,就是这样!二瞎,不要停!”

 

花嫂双腿搭在二瞎的后背,就是不让他起身。

 

二瞎被灌进一嘴带着奶味的液体,轻轻一吮吸,又弄得花嫂更爽了。

 

“没错,就是这样,嫂子那地方需要你清理!”

 

花嫂双手抓着椅背,上半身挺起,那对硕大看着就像肉包一样,上头还点缀着嫣红的两点。

 

二瞎被闷的有点喘不过气,心想着花嫂这么爽,可他怎么办?

 

“嫂子,我这里也需要你清理!”二瞎报复地说道。

 

二瞎把裤子一脱,一根巨大坚硬的东西弹到花嫂面前,打在她的俏脸上,居然马上就红出了一个印子。

 

“这小冤家!”

 

花嫂捂着自己的脸,也不知道二瞎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不过看着二瞎的巨大,她还是伸手捧住,卖力地活动起来。

 

二瞎只感觉自己那东西在花嫂娇小的手上揉搓着,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火热了。

 

“不行,花嫂,这东西得用湿抹布清理才行!”二瞎说道。

 

他的腰往下一沉,居然撬开了花嫂的小嘴,花嫂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呜咽呜咽”地吞了进去!

 

被温暖的口腔包裹着,二瞎这才感觉爽了一些,忙活动了起来。

 

“呜呜!”

 

花嫂上下都被活动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她本想先吐出来,可是二瞎在下面活动,反而让她双腿一缩,小嘴也跟着吸得更紧了,只弄得二瞎要兴奋的不行!

 

花嫂更是爽的浑身颤抖,双手不自觉地就抓住了二瞎的腰,突然二瞎碰到她下面突出的地方,花嫂顿时忍不住了。

 

二瞎正吮吸着,可是突然一股大浪打在他的脸上,花嫂居然又来了!

 

花嫂心里那个怨恨啊,自从嫁给阿明之后,她们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日子就没有一个月,更别说像现在这样的时候了。

 

被二瞎弄得这么爽,她的心里头居然开始责怪阿明,都是他的错,搞的自己要找别人弥补,现在她想停也不能停了!

 

二瞎那东西在她嘴里捅来捅去的,简直比阿明那软趴趴的还要好几十倍!

 

“二瞎,你先坐下,让嫂子来给你好好清理!”

花嫂吐出二瞎那东西,脸上还带着几分对阿明的恨意。

 

二瞎还不知道花嫂怎么就像生气了一样,不过他还是按花嫂吩咐坐下来。

 

椅子上早就变得湿漉漉的了,不过他也不在乎。

 

花嫂把娇嫩之地对着他,自己则抓着他的坚硬往嘴里一吞,二瞎顿时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脏东西都要被吸出来了!

 

“哎呦!哎呦!”

 

刚才二瞎弄得花嫂又痒又不想停,现在反过来反而是他受不了了。

 

花嫂的功夫比阿雅嫂子的还要好,一吞一缩的,只让他绷紧了腰,不然都要井喷!

 

“小冤家,让你刚才作弄我!”

 

花嫂一边吸着,还一边用挑衅的眼神看向二瞎。

 

二瞎看到了,心想自己哪能就这么认输,于是自己也抬起头,往花嫂的娇嫩之地钻得更深入了。

 

他就像是已经经历过许多次这样的事情一样,舌头活动的越来越起劲,花嫂的娇嫩之地也被撑得越来越开!

 

“哦~”

 

突然花嫂一声娇喘,大腿之间猛地一缩,只感觉自己的花心都被舔了一下!

 

二瞎见状,抓住机会又钻进去,手指还不断地在凸起上摩擦。

 

花嫂心里那个痒啊,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好又把二瞎那东西吞进去过过嘴瘾。

 

地面上不断传来“嘀嗒”的滴水声,下面早就已经湿了一片,屋子里头的空气洋溢着一阵又甜又腥的味道,全是从花嫂身上出来的!

 

两人时不时地一阵颤抖,都被挑拨的爽的不行,花嫂身上香汗直流,居然有些吃不上力了。

 

毕竟二瞎现在身强力壮,哪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比得上的?

 

不出一会,花嫂的双腿实在是软的抬不起来了,只好按住了二瞎的头,被弄得要求情道:“等一下,二瞎!”

 

“花嫂,我还没清理完呢。”二瞎说道。

 

他只感觉自己那东西马上就要出来了,花嫂这么一停,就又缩了回去。

 

花嫂心里只想着这个小冤家,她都这么累了,居然还不想停。

 

再不停下去的话,估计她连这个门都走不出去了!

 

花嫂转过身来,握着二瞎依旧坚硬的地方说道:“别急,嫂子换块湿抹布给你清理。”

 

说罢,她抓着二瞎那东西,直往自己已经湿滑一片的娇嫩之地钻!

 

二瞎见了,心里的不快立马消失了几分,比起花嫂的嘴,他反而更想试下花嫂下面是什么感觉!

 

花嫂抓着二瞎那东西,不小心碰到自己的凸起,爽的她又是身体一颤,差点要倒在二瞎身上。

 

不过她这是打着清理的目的来干那活,这要是整个人都倒在二瞎身上,可就要被他看穿了。

 

无奈之下,花嫂也只得强忍着那种酥麻的感觉,双腿趴在桌子上,按着二瞎那东西就要进去。

 

谁知道她才刚对准方向,二瞎那东西却朝着旁边滑开,居然滑的改变了方向!

 

花嫂下面流出来的水,现在却成了障碍,滑的她硬是怼不进去。

 

“花嫂,你怎么还不清理呢?”二瞎问道。

 

光是吃了点菜,哪里比得上吃肉爽快!

 

花嫂本来就痒得不行,现在更急了,她只得一手抓着二瞎那儿,一手撑开自己的娇嫩之地,鲜红的像是石榴果的地方露出来,顿时让二瞎更有兴致了!

 

“你等下,马上就行!”花嫂说道。

 

她这次特意扶准了,二瞎那东西已经怼到了花口,马上就要进到花心!

 

二瞎感觉到自己的坚硬正慢慢地被吞没,一下子进去了半分,居然又紧又滑的!

 

花嫂更是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腰部开始往下扭。

 

就在这时,屋子外头却突然传来一道喊声,立马就把两人炸醒分开来!

 

“二瞎,你给我出来!”

 

屋子外头,王三手里拿着一根铁棒,气势汹汹地看着前面!

 

“王三?”

 

花嫂一听到声音,立马就知道是谁,她的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忙抓着放在一旁的裙子就往身上套。

 

二瞎只见那对大白兔,底下的娇嫩之地都被挡住,自己也烦躁了起来。

 

他拉起裤子就往外冲,好端端的就要进去花嫂那里了,谁知道又被这个家伙打断!

 

“王三,你嫌自己没活够是不是!”二瞎怒道。

 

王三拿着铁棒本来还想往屋里头冲,见二瞎出来了,吓得往后一退,差点就要看到屋子里头的花嫂了。

 

“二瞎,你看你干的好事!”王三指着自己的下面,“你他妈赶紧给我赔!”

 

只见王三的下面裹了几十层的纱布,塞得裤裆肿了好几倍,看着就像是穿着好几圈尿不湿的人一样。

 

二瞎看到了,嘴上也是勾出一道冷笑,却假装没看到地说道:“我忍都瞎了,你还让我看?你是不是傻?”

 

王三脸色一滞,不过想想二瞎说的也有道理,只好压着心里头的怒火跟他解释,“你他妈把我下面都打爆了,毁了我下半生的幸福,赶紧给我赔钱!”

 

“怕什么?大不了我替你生儿子就是了!”二瞎应道。

 

王三一听,顿时更怒了,拿着铁棒就抽下来!

 

“你他妈的,给老子死!”

 

谁知道二瞎又像是看到了一样,闪身躲开了他的铁棒。

 

王三本来下面被打爆了身体就有点不稳,现在被二瞎闪开,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二瞎趁着这机会,对着他的裤裆又是狠狠一击!

 

“唔!”

 

王三的脸立马涨成了猪肝色,抿着嘴说不出话来!

 

“滚!”

 

二瞎怒吼一声,直把王三吓得身体一哆嗦,恐惧地看向他。

 

他现在身体都残了,根本就不是二瞎的对手。

 

王三夹着腿,慢慢地朝后退出去,他虽然想要报仇,可是现在也不行。

 

“你这瞎子给我等着,等我好了再来找你算账!”

 

王三撂下一句狠话,随后消失在二瞎家门前。

 

花嫂瞧着没人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从屋里走出来。

 

“二瞎,你没事吧?”花嫂关切地问道。

 

“没事。”

 

二瞎摇摇头,对付王三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事而已。

 

“花嫂,咱们回屋里,你继续给我清理吧?”

花嫂的脸立马就红了,被二瞎这么一说,她只感觉下面好像又湿了。

 

只不过看了一眼二瞎屋子周围,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下次吧,现在太晚了,等下次嫂子再来帮你清理。”

 

刚才被王三那么一闹,说不定村里已经有人出来了,她再留在这,说不定会被别人看到。

 

二瞎也明白花嫂的难处,只好无奈说道:“那好吧。”

 

看到二瞎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花嫂“噗嗤”一声笑了。

 

她看着二瞎刚毅的脸,伸手捏了捏笑道:“放心,等嫂子下次过来,一定帮你清理的干干净净!”

 

说罢,她还拉着二瞎的手往自己的娇嫩之地里伸过去。

 

“当然,你也得帮我清理得干干净净!”

 

二瞎一哆嗦,没想到花嫂这么光明正大,敢在他家门口做这样的事情,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那还了得?

 

他被花嫂这么一弄,欲火差点又要升上来了。

 

不过花嫂也只是让他摸了摸而已,然后就离开了。

 

闻着手指上还带着的淡淡奶香,二瞎也微笑地进到屋子里头。

 

快到十点多的时候,嫂子也回到了家。

 

不过在那之前,二瞎就已经清理了家里一片,嫂子也没发现什么,只是说家里怎么有一股怪味,二瞎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逃回房间里头睡觉去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嫂子一早就起来了,她的身上还穿着一条内衣,只是里头没有罩着,两点嫣红鲜艳的突出。

 

一早起来就看到这么香艳的画面,二瞎差点就要压不住心里的那团火了。

 

“二瞎,你起来啦?”

 

见二瞎起来了,嫂子笑着打了声招呼。

 

“待会我们要去你牛叔家,你快准备准备!”

 

“牛叔?去他那里干嘛?”二瞎好奇地问道。

 

牛叔是住在隔壁家的一户有钱人家,自从他哥死了之后,就经常来帮助他们,给他们家里送吃送喝的。

 

不过二瞎却总感觉这家伙有点不对劲,尤其是和嫂子聊天的时候。

 

明明都是个离婚有女儿的人了,不过还是想着勾搭自己嫂子。

 

“听说牛叔他女儿考上大学了,他请咱们去他家吃饭呢!”嫂子说道,“你待会说话好好说,可别失礼了!”

 

二瞎虽然不想去,不过也不好让嫂子知道人去,无奈之下他也只得换了一套衣服,然跟着嫂子一路出了门。

 

“哎呀,小雅,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宝贝屁股抬起来浪一点| 两对情侣合租最后乱了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