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在她打电话时一撞一顶|女朋友被前男友撑大了|随着马的颠簸而不断

2020-01-02 16:40:22  本文已影响人 

 砰砰砰!

 

 

丁小石一脸焦急,恨不得直接把门撞开。

 

 

村口的也就他婶婶家最近,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这里躲躲。

 

 

 在她打电话时一撞一顶|女朋友被前男友撑大了|随着马的颠簸而不断

这正直大热天的,秦淑芬关上门,就脱了衣服在自家大院里冲凉,哪晓得丁小石会来,还好这门够结实,不然真要一下推开。

 

 

她想了想,狐疑的微微蹙眉道:“石头,你今天不是去金海大学报道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婶婶,这事说来话长,你先快开门,那,那个怪物快追过来了……”

 

 

丁小石也是一阵尴尬脸红,咽了一下喉头,又紧张的形容道:“婶婶,我真不是骗你的,是一个人身蛇尾的怪物,她的腿是一条蛇尾巴,有两三米那么长……”

 

 

听到这捉急的形容,秦淑芬愣了一下之后,娇颤笑道:“石头,真的有那种怪物吗?你不是故意瞎编了来逗我开心的吧?”

 

 

秦淑芬有她的顾虑,自从她刚过门死了丈夫之后,她这个名义上是妇人,实际上还是个大闺女的小寡妇,门前就没断过麻烦,三天两头就会受到村里闲汉的搔扰。

 

 

好在这是农村,大家都比较含蓄淳朴,即便是搔扰,也就是没事找事的来故意逗她,调侃两句而已。

 

 

而此刻丁小石的话,真的有些没事找事的样子,这些妖魔鬼怪不是那些电影里面才有的吗?就算编故事,也要编个真实一点吧。

 

 

但不管怎么说,秦淑芬嫁给了丁小石的小叔,虽然男人死了,她也都是丁小石的小婶婶,不说是不是故意的,都要开个门先吧。

 

 

一边擦干身上的水珠,一边说道:“石头,我穿好衣服就来开门,你先等会……”

 

 

“婶婶,你快点,啊!那,那个怪物追过来了……”

 

 

丁小石在门外突然大叫一声,这时秦淑芬也是心头一跳,莫非真的有怪物不成?

 

 

随意的穿好了裤子,紧了衣服,一把拿起手电筒,就朝着大门小跑过去。

 

 

而这个时候,门外丁小石的声音更大了:“妖怪,你不要过来,什么,你问我那株九色花去哪里?呃,当时我跑了很久的山路,肚子饿了,瞅着这花挺香的,就忍不住一口吃了……”

 

 

“啥?你要我吐出来?这怎么吐啊,吃都吃了……”

 

 

“喂,你要干什么,别过来,救命!!!”

 

 

哐当!

 

 

秦淑芬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掀开大院门,只见丁小石正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好似吓的没魂了,急忙一脸焦急的迎上去,关切道:“石头,你没事吧?!!!”

 

 

“没,没事,不,好像又有事……”丁小石脸色苍白,身体无比僵硬的说道。

 

 

秦淑芬一头雾水,忙地打开手电筒,警惕的朝着扫了几下,可周围哪里有什么怪物,不由得狐疑道:“石头,那个怪物呢?婶婶咋没看见呢?”

 

 

“那个怪物,突然一下就变成一道白光,直接窜到我身体里来了,婶婶,我估计是活不久了!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妹妹,我爸有点风湿毛病,大晴天要多晒晒太阳,还有我妈……”丁小石脸上一片凄凉,甚至已经开始交代起遗言了。

 

 

闻言,秦淑芬吓了一跳,可看了看丁小石除了脸色有些发白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异样,不由得急声喝止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现在不是还没死吗?快让婶婶看看,这怪物到底跑你身体哪个位置去了……”

 

 

丁小石闻言,急忙指了指自己胸口道:“婶婶,那个怪物好像直接飞进我胸口这里……”

 

 

秦淑芬凝视着丁小石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丁小石胸口狠狠拍上去一抓!

 

 

可却是抓了一空,根本没有什么怪物,倒是抓到了丁小石那个厚实健壮的胸肌,滚烫滚烫的。

 

 

丁小石的小名叫石头,是因为生下来就长得比别的孩子硬朗,人家孩子几岁还在吃奶的时候,他就会下地干活,随着年龄增长,这身体也就越发强壮了。

 

 

可现在丁小石已经是个考上大学的大男孩,秦淑芬这么一下就抓过去,俏脸腾一下就红了,羞涩不止的直翻白眼道:“石头,那怪物呢?!”

 

 

“婶婶,我真的没骗人……”丁小石认真的解释,可他也感觉今天的事情太奇怪诡异,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说清。

 

 

而话没说完,丁小石又是哎哟一声,惊慌指着自己大腿道:“婶婶,那个怪物跑到下面去了……”

 

 

看到丁小石所指的位置,秦淑芬心头砰砰直跳,这哪里是来求救的?分明就是搔扰嘛。

 

 

可一想到丁小石打小就帮家里分担农活,还勤奋学习的考上了金海大学,是个品行纯良的少年后,秦淑芬一时间倒是有些拿捏不定。

 

 

仔细看了一眼丁小石表情,的确是很惊慌,秦淑芬觉得应该不是骗人的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蓄力准备朝着丁小石大腿拍去!

 

 

也许秦淑芬出来的太过着急,衣服就只是随意系紧了一下,微微欠身时,借着月光,丁小石正好能瞧见那衬衣不经意露出的一抹雪白丰盈。

 

 

丁小石眼睛不敢乱瞄,偏偏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气袭来,轻轻拨动着少年的心,让他小心脏噗通乱跳。

 

 

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秦淑芬这次动作格外的轻柔,生怕动作太大,惊到了丁小石身上的怪物。

 

 

只不过,随着秦淑芬的手探来探去,眉头却是逐渐皱到了一起……

 

 

再回神一看丁小石脸色,红的都跟西红柿似得,秦淑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蹭的一下就红透了,啐了一口,纤细的小手的赶紧收了回来,气恼连连跺脚道:“石头,你,你不学好,婶婶以后不理你了!”

 

 

“婶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真的有怪物啊,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看着秦淑芬羞愤逃进了院子,丁小石连连解释。

 

 

可现在这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真是奇怪了,那怪物刚刚就在我身体里乱窜,怎么一会就不见了?”

 

 

丁小石将全身上下摸索个遍,他清楚记得,在秦淑芬开门之前,那怪物就化作了一道虚影直接钻进自己身体,还一通乱窜,可现在却是怎么也找不到?

 

 

看着秦淑芬的院子门,丁小石一阵无语,现在真是裤裆里掉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说起来要不是他亲身经历了这件事,恐怕就连他也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可现在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说清楚。

 

 

看着婶婶房里灯熄灭后,丁小石只好拍了拍尘土,借着着月色急忙回到了家里,轻手轻脚冲了个凉,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本来丁小石觉得自己应该忐忑不安的睡不着,可出奇的是,他感觉腹部有一股暖暖的气流,流转全身,让他感觉十分的舒服,不多会竟是安然沉睡了过去。

 

 

而丁小石不知道,在他睡着后,一道曼妙的人身蛇尾的虚影在突然出现,在他身边游走了片刻,脸色很是犹豫,最后似乎是做了某个决定,钻入了他的胸口挂带的石头项链中。

 

 

那胸口的石头项链一亮,旋即又微微黯淡下来,石头项链上突兀多了一个蛇形的标记……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房间外就一阵吵闹声响起!

 

 

丁小石迷迷糊糊被吵醒了,旋即猛然从床上坐起,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上没有伤口,自己还活着,看来没什么大问题。

 

 

不仅如此,丁小石反而还感觉全身舒畅,比以前更加有精神劲。

 

 

此时房外的吵闹声越发激烈了起来……

 

 

“咦?外面在吵吵什么?怎么是我老妈和刘二炮的声音……”丁小石听到外面还有东西摔地上的声音,眉头一蹙:“不好,该不是这个家伙来我家闹事了吧……”

 

 

刘二炮是村里面出了名的不务正业,仗着自家的老爹刘老三在村里张罗了一个养猪场,受村书记关注,平日就不把人放在眼里。

 

 

别看这一个养猪场,每年都有一百多头猪出栏,在灵秀村这个地方,能开这么大的猪场,也算是有钱的大户人家了。

 

 

本来丁小石还挺佩服刘老三的,可谁知道他儿子刘二炮不干正事,整天故意捣乱,糟蹋人家庄稼果树还打人,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刘老三和村书记关系很好,谁也不想得罪村书记。

 

 

丁小石平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刘二炮要真是欺负到自家头上来了,他绝对不会忍气吞声。

 

 

“王婶,今天你要是不让丁小石不出来,我就不走了!”

 

 

刘二炮往大门口一坐,一副癞皮狗的样子,地上还有刚被砸烂的酸菜坛子,酸菜撒了一地。

 

 

“我说刘二炮,你怎么就听不明白?石头他昨天就去大学报道去了,我怎么让他出来?”

 

 

丁小石母亲叫王慧,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平时会做一些腌菜在饭桌上变些花样,可看着这些辛苦弄的酸菜被砸烂,哪里又会不心疼?

 

 

“那我不管,反正他今天要不出来,我就……”刘二炮看了一眼捡酸菜的石头母亲,旋即一脸坏笑道:“我就将你们家的酸菜,全部砸烂!”

 

 

“你敢!!!”

 

 

丁小石猛然冲了出来,抄起院子的一把铁锹,挡在自家酸菜坛子面前,冷声道:“刘二炮,你在横一下试试?!”

 

 

母亲被吓了一跳,看着丁小石,瞠目结舌道:“石头,你咋回来呢?昨天不是去大学报道去了吗?”

 

 

“妈,先别说这些,刘二炮这人太横了,我今天非教训他不可!”丁小石撸着袖子,怒气上涌的就要朝着刘二炮冲去。

 

 

刘二炮见此也是吓了一跳,丁小石长得比他壮一圈,平常在地里干活在,身体要多结实有多结实,他整天就是瞎混混的,哪里打的过丁小石?

 

 

“石头!你把铁锹给我放下!”

 

 

丁小石的母亲急忙夺过他手上的铁锹,急忙使着眼色道:“石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刘二炮他爹是村书记的红人,你怎么能跟他对着来呢?再说,把人打伤了,我们家里哪来的钱去给他看病?”

 

 

“可是妈,他,他实在是太气人了!”

 

 

丁小石握着拳头愤愤不平道,他当然知道刘二炮不好惹……

 

 

看两人小声的商量什么,又是没有下文,刘二炮直起身来,估摸着也不敢真揍自己,便是哈哈大笑道:“丁小石,你怎么不过来打我?刚刚不是挺凶的吗?还要教训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刘二炮,你最好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今天非打断你的腿!”

 

 

丁小石作势举起铁锹,大吼一声。

 

 

这一嗓子把刘二炮吓了一哆嗦,边退边说道:“丁小石,你别以为我怕你,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跟你青梅竹马的柳青青马上就要嫁给我了!”

 

 

“什么?!”

 

 

丁小石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柳青青怎么可能会嫁给刘二炮这个二流子,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二炮得意道:“丁小石,你可能的还不知道,我爹已经跟柳叔商量好了,过不了多久,柳青青就是我屋里的人,还有,你以后最好离我媳妇远点,没事不要过去找她,不然有你好看的!”

 

 

“不可能,青青她就算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你的!肯定是你用什么下三滥手段强迫她……”

 

 

“下三滥?哈哈,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要什么没什么,你们家的墙都四面漏风,一年能收入几个钱?我看耗子都能饿死!柳青青她会跟你好?别做梦了!实话告诉你,这事是她爹亲口同意的,哼哼,就算是我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又能怎么样?!”

 

 

刘二炮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家伙肯定没少捣腾什么坏主意!

 

 

听到他没有否认,丁小石怒火中烧:“刘二炮!我就知道你肯定从中捣鬼了!我家是穷,是配不上青青,但是我敢肯定青青她绝对不是自愿的,我,我跟你拼了……”

 

 

一想到柳青青要被他使手段给祸害了,丁小石抄起身边一个酸菜坛子,就要狠狠砸过去!

 

 

这酸菜坛子可不是纸糊的,要是砸结实了,刘二炮非得头破血流,可丁小石却是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他母亲那是拉都拉不住!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刘二炮看到丁小石要来真的也是吓傻了,脑袋一蒙,一屁股就摔在地上,连躲都忘记了。

 

 

可偏就在这时,丁小石突然杵在了原地,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手上的坛子迟迟没有落下!

 

 

一个怪异的声音忽地在他脑海响起,与此同时,他胸口石头项链上的那个蛇形标识微微一亮!

 

 

“青花百寿纹大罐,1615年三月三日生产,明朝进贡珍品!现在价值在八十万左右!你确定要用来砸人吗?”

 

 

谁,谁在说话?!

 

 

丁小石奇怪的朝后看了一眼,问道:“妈,刚刚你在说话吗?”

 

 

“没,没有啊!”丁小石的母亲愣了一下,无比震惊的望着,刚刚哪里还来得及说话啊。

 

 

“那就奇怪了……”

 

 

丁小石刚刚分明就听到一个声音啊。

 

 

翻看了一下手中满是泥土的坛子,只见底部居然写着几个繁体字——大明万历年制!

 

 

1615年正是明朝万历年间,而这个酸菜缸虽然糊的脏兮兮,但仍隐约可见手绘的缠枝莲托百寿字,寓意百寿延年,绝对是宫廷进贡的珍品无疑。

 

 

不是吧!

 

 

难道我手上拿的这个坛子,就是明朝皇帝祝寿用的古董?!那,那我们家岂不是发了……

 

 

丁小石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实在有些太诡异了,那个突然起来的声音让他有些慎的慌,下意识就想起来了昨天的事情。

 

 

该,该不会昨天那个妖怪搞的鬼吧……

 

 

丁小石急忙拿出电话准备报警,可诡异的声音又出现了。

 

 

“劣质山寨机,2015年一月九日生产,浙省义务市出品,价值一百零五块……”

 

 

……

“这,这……”

 

 

丁小石彻底震惊了,因为这个手机的确就是一两百块钱的地摊货,还是他拿奖学金给妹妹买的,只不过妹妹坚决不要,他只好自己留着了。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是因为那个妖怪的原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阅读全文
  • 上一篇:回忆那些年 女人们|超高吸蒂技巧|和大学男友做过无数次
  • 下一篇:我和几个外国人做|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隔着布料在她的花缝中上下滑
  • 继续阅读